传统时装周已死,它将如何重生?

分类:虚拟产品 发布时间: 阅读:

疫情的蔓延让时装周按下了暂停键,当各大品牌在思考如何把秀场搬到线上时,业界也对传统的发布形式提出了质疑。今天的文章将探讨西方是如何应对这次疫情向时装周发出的挑战,在正文开始前,Vogue Business in China 的编辑团队们就时装周的现状和未来开展了一场讨论

PAO

有一种观点认为传统的时装周已经是过去式,甚至认为这种形式会走向死亡,大家如何看待?

我不认为这种形式会完全消失。目前受疫情影响时装周在向线上转移,但时装周的独特性是时尚魅力的一部分。除了汇集各式各样的秀场,时装周还会邀请时尚圈顶级的人出席,它有自己的门槛,如果连这种门槛都消失的话,那么时尚本身的定义都会受到挑战。所以传统时装周还是会因为它的重要性和意义被保护和延续。

Yiling

Denni

我觉得今年可能会暂时死亡,而明年则会剔除一些没有必要的时装秀的部分,但时装周的核心还是会被保留。例如巴黎时装周的重头戏是顶尖奢侈品牌的大秀,他们想要呈现的秀场效果是需要时装周作为载体去呈现的。包括文章中提到 Jacquemus 在薰衣草花田办秀,这种体验是线上无法替代的。最近我也看到一个纽约品牌 Pyer Moss 开始用露天电影的形式去展示新系列。总的来说在一个集中的时间去发布新系列是必要的,只是具体的内容和形式会变化。

疫情让线上展示成为必要的手段,但我观察到这种形式目前还存在很多问题。比如今年上海的 “云上时装周”,我看到一些评论说视频画质并没有很好的呈现服饰细节。毕竟服装最终是要穿在人身上的,还是需要亲自去感受、触摸,所以时装周是一种必要的线下体验,我觉得它不会消失。

Evelyn

PAO

我们的看法很接近,我也同意时装周这个媒介是必要的,时装秀是时尚行业的一种精神,秀场的舞台效果、艺术性、人与人之间的互动都是它的意义所在,没有了它就成了普通的商品交易。我觉得至少是法国和意大利这两个时装大国不会放弃时装周,会努力把它保存下来,不过未来的秀场形式会不一样。

PAO

你们认为时装周未来会变成什么样?

我觉得接下来的时装秀可能会融入更多科技元素。当下的状况让品牌纷纷思考如何用数字化呈现新系列,而技术是最有趣的,如果运用得好它也能彰显出品牌的创意和能力,尤其是奢侈品牌。所以我想未来科技会进一步、更深层次地与时尚融合 。

Yiling

Denni

我觉得一方面是品牌要善于用互联网的表达方式去呈现时装秀,可能会做更多 storytelling 来讲述背后的故事,而不是单纯地展示最新款式。此外,时装周期间都会有订货会,这一季要把订货转移到线上,但似乎还没有一个很好的数字化解决方案,未来的线上订货可能会有新的发展。

我觉得之前一直都在讲时尚民主化,可是一些法国、意大利的传统品牌还是拒绝采用数字化或者运用互联网和大众沟通。而这一次疫情迫使品牌去适应数字形式,所以未来时装周可能会更强调和普通大众的互动,时装秀也会更具观赏性。

Evelyn

PAO

我觉得是面子跟里子的问题,面子上就是我们刚刚讲这个传统是必要的,所以像 Chanel 这种大型时装秀会办,但次数或许会减少很多,品牌办秀也不再只是发表衣服而是要讲一个故事。里子的意思是我们可以预期疫情对未来两三年的经济和商业都是非常大的挑战,所以品牌首先还是要想怎么让销售恢复,毕竟这段时间在商业上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他们需要先想办法赚钱让经营状况恢复稳定,然后再考虑去办过去那样的大秀。而且这种秀是标志性的,不再是单纯展示某一季或某个系列。

Cynthia Rowley SS 20 Show at Jay Street, Tribeca, New York City

Chanel Fall 2017 Ready-to-Wear Show

PAO

在过去的时装周体制下,品牌一年要办 6-8 场秀,文章中设计师 Dries Van Noten 质疑办这么多秀的必要性,大家也觉得太多了吗?

的确,现在时尚的脚步太快了,太多系列让大家都感到审美疲劳。

Denni

Yiling

我觉得从环保角度讲肯定是太多了,因为办一次大型活动需要投入很多资源,出席全球时装周的交通也会产生大量碳排放。可我认为时尚圈的风气就是这样,外界可能觉得太多了,但时尚圈的人还是会兴致勃勃去参加这些活动,比如这就是博主们的生意,而大品牌也有充足的预算去做很多场。只是说这次疫情会让时尚圈这种浮夸的风气有所缓解,一些太过浮于表面的活动大家就不会做了。

我参加过几场时装周的感受是一场秀大概只有10~15 分钟,大部分的时间其实都消耗在转换秀场上,身体上的疲惫让我没法很认真地去欣赏每一场花费数百万做的大秀。

Denni

Yiling

就我参加过的纽约时装周来看,我其实感觉这是一种社交。如果你要成为时尚圈的人并且证明你的地位,你就需要有这些社交。我在纽约参加时装周时,很多品牌的秀场非常分散很难及时赶到,而品牌公关会关注你是不是发了秀场相关的内容,有时候你迟到了可能还需要从朋友那里借图来发朋友圈假装在现场。现在看秀似乎变成一种应酬,而不是享受时尚本身。

我觉得过多了,之前 Raf Simon 离开 Dior 时也在访谈中提及相同的问题,过于紧张的日程让设计师身心俱疲。我们都知道好的创意诞生需要时间和钻研,现在给我的感受是大家关注的都是秀在哪里办、请到了哪些名人、社交媒体热度如何。从这一季设计和上一季的变化来看,我感到让我惊喜的东西越来越少了。

Evelyn

PAO

我觉得需要减少次数一定会有两个非常现实的原因,第一就是现在没有那么多的预算,而且交通也不会很便利,所以短时间内次数的减少可能以后就会变成习惯,以前是 6 次,之后可能就是 2-4 次。第二点我觉得世界经济会走向一个大衰退,当整体经济形势不行的时候,奢侈品牌不可能自己在一边炫耀,毕竟很多人失业、遭受着困难,政策上可能也不允许。品牌要变得更谨慎来适应社会整体的氛围,它们也承受着更多压力,不会再像以前大繁荣时期那样铺张。所以未来的时装秀在次数和规模上都会受到挑战。

近期品牌会不会考虑把时装秀搬到中国来做呢?

Denni

PAO

目前 Dior 在 7 月会在上海办一次大型展览,这也是这个展览全球巡回的一站。不过确实是有可能的,因为中国本来就是奢侈品消费大国,加上疫情中恢复得很快,这会让越来越多的品牌把主要精力放在中国市场。

或许不只是一场秀,而是把新品首发放在中国,国际品牌以前很少这么做。

Denni

PAO

读者朋友们是如何看待时装周的必要性呢?对于它现存的问题和未来的变化,你有哪些看法?在阅读完今天的文章后,欢迎大家在评论区参与我们的讨论。

面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步步紧逼,酝酿了十年之久的时装秀变革,终于要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拉开帷幕了。整个行业将迎来新一轮重组,执行主管、创意总监、秀场导演都得与过去的神圣传统说再见,转而拥抱影视行业已然熟悉的技术。

“我想这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我们永远不会回到过去。” 制作公司 Bureau Betak 创始人 Alexandre de Betak 如是说。该公司曾策划 Christian Dior、Saint Laurent、Kenzo、Michael Kors、Rodarte 和 Gabriela Hearst 等奢侈品牌时装秀以及 LVMH Prize 青年设计师大奖赛等知名大型活动。

因此,时装秀和颁奖仪式都将更加依赖数字技术,而非在座观众,即便未来某个时候来宾名单再度回到人们的视线。Alexandre de Betak 正在做某品牌的实况转播测试。现场没有任何观众,因此他借鉴了多种数字摄影技术,争取呈现出更富层次感的画面。比如,屏幕前的观众能看到T台和前排,还能点击查看细节。

品牌 3 月初在巴黎结束的 2020 秋冬时装秀,很可能会成为其最后一场大张旗鼓操办的时装秀,至少未来数年里如此。来自全球各地的嘉宾肩摩肩端坐看秀,模特踵接踵排队等待出场,妆发间一个紧挨着一个 …… Covid-19 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期间,人人自危,神经紧绷,定然容不下这些人流密集、堪比小型 “熔炉” 的传统时装秀。

不过,人们挚爱的时尚大场面不会消失,反而很快就会适应新模式,因为整个时尚行业都在满怀激情地推动时装秀创新。这,是一部以 Covid-19 新冠肺炎疫情为标志的《变形记》。

Tom Ford 2020秋冬成衣秀

疫情尚未结束,部分时尚品牌在 6 月至 7 月期间只能在伦敦、巴黎和米兰通过数字渠道发布新系列。周二的一场 Zoom 云视频会议上,Dries Van Noten 明确表示不打算在 6 月举办男装秀,9 月的女装秀也没计划提上议程。其表态前,某行业组织刚公开呼吁应季发布成衣系列,并建议各品牌终止早期折扣行为。如此一来,Dries Van Noten 如果明年重开大秀就得作出选择:是在成衣上架前,应季公开呢?还是走老路,提前在 2 月公开冬季成衣呢?“这是一场开放性讨论。” 他说。他还质疑了早期系列秀的必要性,有些品牌为此一年得举办 6 至 8 场时装秀。

整个时尚圈都在质疑时装秀和市场活动的时间安排,眼看着如今各方受压、不得不快速响应改变,有些人自是乐见其成。

“我可不想自讨苦吃,但是传统时装周系统早已在超负荷运作。” Alexandre de Betak 说。他打算为之奉献一生的工作必须开始转型。“改变的时间终于到了。我为此感到兴奋。时装周是一台古老机器,它该停下来了,但这并不是死亡,而是重生。”

他指出,过去为赶上印刷杂志的截稿期,品牌的每个系列都得提前 6 个月做准备,但这放在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与此同时,过去的季度系统是基于西欧和美国季节历搭建的,这也变得不重要了,因为时尚已经壮大为一个全球化产业。

Alexandre de Betak 说他对未来的想象部分基于观察,特别是 Rodarte 和 Jacquemus 去年分别在美国帕萨迪纳和法国普罗旺斯两地举办的时装秀。这两场秀的来宾相对较少,但都凭借意象在全球激起了热烈反响。Jacquemus那场秀是在去年 6 月时装周结束后举行的,活动邀请了约 500 名嘉宾,大多数人乘坐火车抵达现场。当天只有 20% 的嘉宾是时尚界人士,余下的 80% 是品牌好友、家族成员和创始人 Simon Porte Jacquemus。“这是一场非常真挚的时装秀,” 他说。更重要的一点是,没有人会忘记模特儿们依依不舍地穿行于漫无边际的薰衣草田间的美好画面。

The Jacquemus Spring/Summer 2020 show took place in a lavender field in Valensole, France. © Arnold Jerocki/WireImage

Rodarte 去年在汉庭顿图书馆·艺术馆·植物园举办的秀大受南加州粉丝欢迎。“祖母带我们去过那儿。” 品牌联合创始人 Laura Mulleavy 说。秀本身避开了 2020 年 2 月初的常规日程,吸引到了许多洛杉矶艺术家和名人,包括演员 Tracee Ellis Ross 和 Diane Keaton、洛杉矶艺术博物馆馆长 Michael Govan。

“多年来,我们看到观众席上的身影一年比一年疲惫。” Laura Mulleavy 说。这慢慢演变成了 Alexandre de Betak 等人的论据:不见得非得每个人都要亲自看完每一场时装秀。“编辑很累。买手一年有 9 个月都在路上奔波。”

Rodarte 曾离开纽约时装周转战巴黎高级订制时装周,后来又回归纽约时装周。Laura Mulleavy 说日程安排并没有那么重要,但定期举办现场活动对品牌来说是必要的。“时装秀拥有某种十分独特的特质,那是永远不会消失的。” 她说,Rodarte 不打算 9 月开秀,但具体计划还不决定。

同样地,Saint Laurent 也发表声明称不会坚守余下的 2020 年时尚日程。“Saint Laurent 将自行决定品牌日程,基于富有创意的新锐观点制定计划,推出成衣系列。”该品牌在一份新闻稿中指出。

而在此之前,已故设计师 Azzedine Alaïa 便以时装秀激进闻名。他觉得好了,工作才能进入下一个环节。他频频创造惊喜,加上服装上架时间不受限制,让品牌获益不少。当然,他并没有在常规时装秀上花钱。

Gabriela Hearst 一家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看法比较温和,但也把日程放一边不管了。她称自己的下一款设计将会是 “传统意义上的度假系列”。她说她会通过一部影片来展示衣服,她还会给零售商寄布样,方便他们了解设计的细腻触感,以实现效果最大化。“我需要他们去感知面料。” 她说。

Gabriela Hearst 说 Covid-19 新冠肺炎疫情让她对奢侈品整体有了全新看法,她希望整个行业能降低产能。“享乐式奢华在我看来早已老掉牙,现在是时候结束了。” 她说。

Models walk the runway at Rodarte's Autumn/Winter 2020 show, staged at The Huntington Library and Gardens in San Marino, California. © Presley Ann/Patrick McMullan via Getty Images

为了拍出一组满意的形象大片去给新系列做宣传,各大品牌可谓绞尽脑汁。继与 Amazon Prime 联手把时装秀打造为一档特别节目之后,Savage X Fenty 正尝试让模特儿在自己家里、自行打扮、按照远程指导进行拍摄,之后再借综合媒材艺术家 Rafael Perez (aka Rafatoon)的手笔进一步完善画面。ASOS 则推出了增强现实版本的产品网站页面,人们打开页面即可看到 6 位模特的模拟视图,她们每周会展示多达 500 款产品。这些造型都是通过数字技术投映到模特儿的照片上实现的,衣服尺码也在计算范围内,所以剪裁十分合身。

没有了红地毯,设计师 Mary Alice Haney 专门为名人打造的华丽造型就丧失了用武之地。她转而通过 Zoom 云视频会议和视频与客户沟通。“我想 9 月份我还在做同样的事情。” 她在邮件里写道。

摄影师 Pari Dukovic 近来一直在指导拍摄时尚和名流大片,譬如歌手 Kehlani 在其位于纽约的公寓拍摄的那组照片。他坐在笔记本电脑前按快门,屏幕对面是在凹造型的模特或名人。“只要他们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或者 iPhone,我就能拍摄。” Pari Dukovic 说。“我认为这不会只是疫情期间的权宜之计,放眼未来这也是一种解决办法。”

Alexandre de Betak 此时正在巴黎的公寓里工作,窗外塞纳河蜿蜒流淌。从下个月起,各大品牌会陆续公开新系列,他得为之贡献效果方案。“我想它们在这个夏天会选择全面数字化,然后慢慢过渡到数字与实体混合的形式。截至今年年底,实况转播的占比或许会达到四分之一。” 他预测。“我的直觉告诉我,除非疫苗研发出来了,不然全球的大型活动都不会恢复。”

对于这个夏天的数字时装周,Alexandre de Betak 为每个项目制定了 6 个方案,因为目前还不清楚模特和造型师是否能碰头为拍摄做准备。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会去多座城市拍摄,同时剪辑视频,他已经做好准备了。

幸好,虽然置身于重重压力底下,他依然看到了一丝希望。他最近发起了可持续性承诺,为此还研究了一番自己办时装秀留下的碳足迹,结果发现 80% 的碳足迹是人们从世界各地飞往时装秀现场而留下的。

“为了看秀而出差旅行对环境造成的影响真的、真的、真的、真的非常大。” Alexandre de Betak 感叹道。又或者说,它曾经的影响很大。

vip微商网是正规微商代理货源推广平台,提供免费发布微商产品信息,微商小工具,微商教程,宝妈女人在家学习做微商就上vipwsw.com

品牌

标签

来源:它将vip微商网

点此微信咨询我

注意:信息由用户自行发布,真实性、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涉及到汇款等个人财产或隐私内容时请仔细甄别,注意防骗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vip微商网】看到的,我会给您最大的优惠!

本文链接:http://www.vipwsw.com/xncp/1281.html 关键词:传统时装周已死,它将如何重生?

TA的其他信息

更多
Copyright © vip微商网(vipwsw.com)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 请您仔细甄别信息的真实性与安全性,vip微商网不承担任何由用户所发布信息而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