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ekend Review: “零残忍” 美妆这把火快烧到中国市场了

分类:综合产品 发布时间: 阅读:

本周的 Weekend Review,我们把焦点放在一个在中国市场往往被忽略的问题:零残忍(Cruelty Free)美妆。

它指的是在化妆品生产过程中,秉持着人道主义精神,不使用动物实验的美妆品牌。目前国际市场上,大部分欧美国家和地区都禁止了美妆品领域的动物实验,中国的本土品牌只要属于 “非特殊用途” 化妆品(大部分日常使用的化妆品都属于此范畴),也无需动物实验。但根据 2013 年底国家食药监管总局的规定,想进入中国市场的海外品牌,目前仍然需要在政府实验室进行动物实验才能进入中国市场。

给海外品牌的一个选择是改为本土制造,但分析指出,大部分品牌仍然担心这种方法无法保证中国供应商能够严格遵守零动物实验的要求,也无法避免上市后动物实验检测的风险,而拒绝选择这个方案。

像 Fenty Beauty、Aesop、Charlotte Tilbury、Drunk Elephant 等品牌,采取的是跨境电商的模式来避免动物实验,不过这些品牌仍然存在被海关抽查做动物实验的风险。

在今天的讨论中,我们对 “零残忍” 美妆产品的深入分析,其实也是看似与此无关的本土美妆品牌需要留意的议题。

PAO

我们对 “零残忍” 的美妆品牌的态度是什么样的?是否会是一个影响我们购买与否的重要标准?

零残忍不只是不用动物做实验,包括原材料、包装,如果都能保证才是真的 “零残忍”,但其实市面上大部分的品牌没做到。比方说原材料采购这一块,没有严格把控中间一些环节,那么品牌所宣称的 “零残忍” 概念就很模糊,可能只是用 “零残忍” 去标榜自己而已。不过,这次疫情反而让大家开始更多去思考环境、人道主义层面的东西,所以我觉得人们对“零残忍”的接受度会更高,也会更认可品牌去做这些事情。包括我比较喜欢的 Drunk Elephant 这些美妆品牌,也都是走 “零残忍” 的路线,所以现在这个标准已经开始慢慢的影响我的购买决定了。

Yiling

Denni

我也关注了 Drunk Elephant,当时是很喜欢这个品牌的 branding,后来发现它的产品又是 “零残忍” 的,就发现这是比使用天然成分更进一步地去承担社会责任。我觉得对护肤品市场而言的确是一个大趋势,市场上会需要更多“零残忍”的产品。另一方面,品牌去做“零残忍”的流程其实没有这么困难,现在相关技术已经成熟,同时又能够成为他们一个很好的宣传卖点,何乐而不为呢?

我之前对这个概念不是很清楚,只是看过一些相关的国外新闻,直到去年去了英国上学之后才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因为英国是最早一批不做动物测试的国家,当地的品牌像 The Body Shop、Lush 这些就一直在强调 “零残忍” 的概念。我觉得国外比国内对 “零残忍” 的关注度高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西方有很多规模化的动物保护、环保等公益组织,他们一直在积极宣传和倡导这些人道主义理念,相比之下国内对这个概念还有点陌生。但随着越来越多国际美护品牌进入中国市场,必然会面临与动物测试规定的冲突,那么大众也会频繁在新闻上看到这个概念,对“零残忍”的了解程度肯定会更高。

Evelyn

PAO

我早期知道 “零残忍” 是从 The Body Shop 这个品牌开始的,它是第一个让我意识到它们对 “零残忍” 方面有一个很强烈的 point of view。我自己也养宠物,所以当然觉得任何能阻止对动物的残忍行为都是好事。而且我有时候在想我们不能只在这么小的范围内做这样一件事,因为我会觉得我们在聊可持续、环保或者是“零残忍”这些议题时候,都只是专注在一个非常小的方面。就是说如果我们要讲 “零残忍” 的话,其实真的应该不只是局限在化妆品产业,包括我们吃的东西。所以不要只是 Play devil's advocate(唱反调),如果要真的实现 “零残忍”,是不是不应该吃动物肉?不应该穿动物皮?我会担心我们并没有真正解决环境问题,当然解决所有问题都是从一个小方面开始,但我也会想我们应该在衣食住行各方面去承担更多责任。我的意思就是我们不要只挑我们需要的方面去讲“零残忍”。

PAO

有些品牌像 Nars 一样,面对市场与道德标准的矛盾时,选择了前者,我们怎么看待这样的做法?

我补充一下背景知识,Nars 以前是说自己是一个 “零残忍” 的品牌,但大概两三年前,它为了要进入中国市场就做了动物实验。品牌后来有发一些公关稿解释,说这也是为了符合规定才不得不去做的。

Denni

Yiling

我觉得从商业层面上来看完全没有问题,如果我是个商业决策者,看到这么大一个市场应该也会让步;但对一些特别坚持 “零残忍” 的消费者来说,这样做可能会让他们对品牌产生负面印象,这种反对声也主要集中在海外市场。我当时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有关注,但感觉中国消费者对品牌选择低头其实没有很 sensitive,“零残忍” 这个概念在中国市场的认知度和消费者认可度还比较低,所以我觉得对 Nars 在中国的生意影响不是那么大。

Nars 的母公司资生堂也不是一个 “零残忍” 的集团,所以集团可能也有施压,即使品牌创始人不愿意做这件事情,但品牌卖给了集团就得去做这种被动的改变。而且去年大家对这个议题还不是很感冒,如果它在今年进入市场,可能就要斟酌一下,不一定就能够再那么顺理拿到一个 Free Pass。

Denni

Evelyn

我觉得总归需要有先行者,从当时的市场环境来看想进入中国可能就是遵守规定这条路最快,不像现在跨境电商已经非常普遍、管理也相对完善,所以 Fenty Beauty 这些后来的品牌可以选择的路就变多了,当时品牌可能会有电商平台的运营情况、假货问题等各种顾虑。

PAO

目前国内没有要求不得进行动物测试,那么大家觉得 “零残忍” 是不是一个国内化妆品该有的一个标准?

我觉得是的,品牌应该要关注起来,因为我认为这是消费者心态接下来的一个演变过程,大家会越来越关注环保和人道这一块。还有一点刚刚我们讨论过,“零残忍” 也是一个技术问题,可能以前技术上解决不了,所以一定是要在动物身上做测试才能保证化妆品的安全,而现在我们的科学已经可以用新的方式了,那么对品牌来说,就是他们是不是有心和力去运用新技术而已。

比方说我知道英国是一个对素食主义特别看重的国家,包括整个欧洲,所以他们走在前端。而在中国和美国一些市场,这种观念还是普及的慢一点,特别是中国可能更慢,所以这就是一个前进的过程。如果哪一个中国品牌能走出第一步,我觉得会是一个很大的亮点,尤其是营销层面。

Yiling

PAO

你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你觉得消费者其实是会为这个概念买单的对吧?

对,我觉得接下来 5 到 10 年内,这个概念会越来越深入人心,其实在上海已经有很多人在意品牌是不是零残忍了。

Yiling

Denni

我也是差不多的想法,像第一批国产美妆品牌,包括完美日记、林清轩、玛丽黛佳等,都不是特别强调 “零残忍” 这些比较企业道德层面的问题,他们好像还是更多在做视觉上的营销,我觉得下一步是不是可以有更抽象、更有精神价值的营销的卖点,现在中国市场的成熟度已经可以接受这些概念了。

我接着 Yiling 提到的技术讲一下,因为之前觉得很好奇,像英国那么早就开始不用动物做测试,那他们会怎么样去测试这些化妆品,后来我读到一些新闻提到一般会有两种做法:一种是用没有知觉的实验材料代替以往神志清醒的活的脊椎动物做实验,还有一种就是用少量的动物去获取同样多的实验数据。

刚才 Yiling 和 Denni 更多是考虑到这对消费者来说是他们越来越关注的一个人道主义趋势。我觉得对企业来讲,“零残忍”可能也是提高效率的一种方式。以前需要大量的用动物去做实验,也许会对产品上市周期有影响,如果能够找到替代性材料会不会对于整个生产周期的加快和企业效率的提升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所以我是希望国内能有这样一个标准逼迫企业去创新、去思考。

Evelyn

PAO

对,我觉得这其实就是消费者教育企业要承担社会责任。我刚刚想起来是美国有一个叫做 “MADD” 的组织,就是 “Mothers Against Drunk Driving”。它的发起人的小孩是被一个酒醉驾驶的人撞死的,所以大家就决定要成立一个很 powerful 的组织来影响政策上的改变,同时教育司机们对酒驾有更深刻的理解,甚至有了代驾这些服务。

我们从这个组织学到的一课是消费者其实是非常有潜力和方法来改变社会和商家的,所以刚刚我们讲的 “零残忍” 如果是一个大家都想要有、愿意看到的现象的话,多多把这个声音提出来肯定会加速国内企业来做这件事的。这让我又想到一个问题,你们知道国内的美妆品牌现在有多少是往 “零残忍” 方向走的?

我在想是不是做 “零残忍” 的成本会比不做更高一些?如果没有政策法规的支持,品牌就没有动力花钱做更贵的事情。

Yiling

PAO

我谈一下我的个人想法,要实现零残忍肯定需要一些技术上的创新,成本绝对是一个很大的考量,但我个人认为比起品牌赚的利润来说这种投资可能小很多,不可能你需要花几亿来做 “零残忍” 最后只赚到几十块,我自己是非常相信这种投资不会很多的。所以我觉得不做就是三个原因:一、动物测试是最方便的方式;二、政策上面也没规定;三、可能的确是技术水平还达不到。

但是关注这个趋势的消费者是绝对有的,如果这群人越来越多,尤其是我们观察到新一代我对企业透明度、可回收这些社会道德层面的关注度越来越高,我觉得品牌真的必须要把这个事情当成很重要的一个产品研发的过程,不能只是当一个公关手段。就像现在很多品牌说自己是可持续的,结果只是喊喊口号,这种谎言越来越容易被拆穿,因为企业必须是越来越透明的。

国内我不太清楚,不过全球通过 “零残忍” 认证的品牌大概有 500 个,国际上是有严格的标准和相关组织来界定的。

Evelyn

Denni

所以中国品牌如果想要走出国门、成为国际品牌的话,就必须关注和重视 “零残忍”。

Louis Vuitton 将在上海举行

巡回时装秀

Louis Vuitton 正在调整它们的男装秀时间表,计划从 8 月 6 日期在上海举行主题为 “瓶中的信息” 的 2021 春季系列巡回演出时装秀。本次时装展将引入多方面的可持续发展倡议,对产品进行回收,再利用,甚至以其原始形式重新发行。

Berluti 携手 Brian Rochefort 推出全新跨界合作系列

Berluti 顺应当下的时代挑战,与陶瓷艺术家 Brian Rochefort 隔空完成了品牌首个成衣跨界创意合作,并将于 2021 年初推出。“如今,跨界合作无疑是创造新事物的一种意义深远的方式。作为一个陶艺爱好者,我对 Brian Rochefort 的艺术表达非常欣赏,并且有幸收藏了他的杰作。能通过 Berluti 的视角来诠释他的艺术观点,我感到无比兴奋。” Berluti 创意总监 Kris Van Assche 如是说。

Giada 在中国深圳开出首家概念

零售空间

意大利奢侈品牌 Giada 在中国的首家概念零售空间于深圳益田假日广场盛大开业。该零售空间占地面积约 500 平方米,由世界极简主义建筑之父 Claudio Silvestrin 亲自操刀设计,是中国首家配置 GIADA by Giorgetti 系列家居作品的 Giada 精品店,也是该室内家居项目自 2020 年米兰设计周以来首次于中国公开亮相。

众多品牌推出联合产品,吸引中国千禧一代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诸如 Gentle Monster,Vans 和 Burberry 之类的品牌都推出了联合品牌系列,以满足中国颇具影响力的千禧一代消费者的需求。在西方,这种合作伙伴并非闻所未闻,奢侈品牌已经与运动鞋品牌合作推出了联名鞋类系列。但是,中国正在将联合品牌合作伙伴关系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品牌与有影响力的人,泡沫茶品牌,甚至媒体资产(例如《国家地理》)一起推出系列。

Jacquemus 将举办线下时装秀

据悉,法国设计师品牌 Jacquemus 将于当地时间 7 月 16 日在巴黎一处秘密地点举办线下时装秀,为符合卫生防疫规定,该活动仅向少数观众开放。设计师 Simon Porte Jacquemus 为这一系列取名为 “L’amour”(爱)。

Nike 在中国推出 Nike Rise 概念店

近日,Nike 在广州正佳广场推出 Nike Rise 概念店,提供个性化购物服务,注重数字体验。这间最新的概念店,包含此前该品牌东京店铺的 Nike Live 和纽约店铺的 House of Innovation 两大体验模块,并试用了一款新的应用程序 Nike Experiences,通过 “每周运动意识激活”,以激励用户们参与运动。

7-Eleven 与可口可乐在香港开设

概念店

有 7-Eleven 与可口可乐携手合作的主题店在香港尖沙咀的主题商店正式开业。店面由可口可乐标志性的红色装饰,从柜台到冰柜统一色彩。

Ami 计划在亚洲开设两家新店

法国时尚品牌 Ami 近日计划在亚洲建立两家新的门店。Ami 的 CEO Nicolas Santi-Weil 表示他们不想只依赖于单一的市场,同时 Ami 在韩国和中国都有非常好的表现。

Topshop 关闭其位于香港的最后一家实体店

英国时装品牌 Topshop 将在 10 月租约到期时,关闭其位于香港中环的、面积达 14000 平方英尺的旗舰店,该店是 Topshop 在香港地区的最后一间门店。据悉,该旗舰店刚开业时,每月需支付约 38.4 万美元的租金,但 2017 年续租时,谈妥的租金只有原来的一半。尽管不保留实体店的存在,该品牌仍会继续在香港在线销售。

王府井拟 5 亿设立免税品经营公司 股价两月上涨 4.6 倍

7 月 8 日晚间,王府井发布公告称,拟对外设立全资子公司北京王府井免税品经营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为 5 亿元,子公司将用于开展免税品经营业务。公告中,王府井认为,本次投资设立免税品经营公司,符合公司的战略发展方向,有利于扩大公司主营业务范围,有利于公司进入免税市场,助力现有零售业务的转型升级。截至 7 月 9 日下午收盘,王府井股价攀升至 72.82 元,较 5 月初相比,股价累计上涨 4.6 倍,市值攀升至 565 亿元。

TikTok 决定暂停在香港运营

抖音海外版 TikTok 近日向 BBC 证实,将会暂停在香港的运营。不过,TikTok 的母公司字节跳动行政总裁张楠表示,中国版抖音未来计划将继续为香港用户提供服务。

哔哩哔哩 Bilibili 或计划在香港

第二次上市

据知情人士透露,由腾讯和阿里巴巴支持的知名视频弹幕网站哔哩哔哩考虑于香港第二次上市,并已经与投资银行就二级上市前景进行了初步谈判。目前市值为 162 亿美元的哔哩哔哩正在考虑出售其 5% 至 10% 的股份。由于谈判处于初期阶段,目前尚不清楚该公司打算筹集多少资金。

哔哩哔哩 Bilibili 视频和直播和

淘宝打通

据知情人士透露,B 站 “悬赏计划” 进入第三期内测招商,允许 UP 主在视频和直播间中加入淘宝链接。用户在观看视频和直播的时候可以通过链接跳转到第三方电商平台的商品详情页。此外,UP主个人主页、动态页、专栏文章页以及视频播放页下方也可添加商品链接。目前能够参与此内测的品牌方和 UP 主需要获得 B 站的官方定向邀约。

Burberry 重组商业单元,任命成衣产品新负责人

英国奢侈品品牌 Burberry 正在重组其创意团队,以迎接 Adrian Ward-Rees 的重新回归领导。Adrian Ward-Rees 在过去四年曾任 Dior 的高级副总裁,在此之前曾在 Lane Crawford 任职。Burberry 将会设立三个新的商业单元,包括成衣,配饰与鞋子,并计划专注于产品及提高质量。

ESPRIT 董事会希望革职现任

首席执行官

近日,服装零售商 ESPRIT 董事会要求立即撤走首席执行官 Anders Christian Kristiansen。7 月 9 日,ESPRIT 股票暂停交易。10 日,该公司透露,目前其最大股东、持股近 13% 的 North Point Talent Ltd 已寻求召开紧急特别股东大会,就 Kristiansen 和另一名董事 Dr Johannes Georg Schmidt Schultes 的退出进行投票。此举反映 North Point 集团对目前的品牌团队缺乏信心,打算更换新的领导层,这可能意味着,尽管 ESPRIT 在欧洲的业务正受破产保护,但对其的收购计划仍在酝酿之中。

Brooks Brothers 宣布申请破产

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超过 200 年历史的美国西装品牌 Brooks Brothers 在本周三宣布申请进入破产保护阶段。Brooks Brother 于 1818 年在纽约成立,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经济大萧条,然而最终未能撑过此次新冠疫情。预计Brooks Brother 将会关闭超过总数四分之一的门店。

Fast Retailing 的销售利润减少 43%

由于新冠病毒的持续爆发导致商店关闭,Fast Retailing 的净利润减少了43%,销售额减少了 15%,该公司还下调了其截至 8 月 31 日的会计年度的指导。截至 5 月 30 日的 9 个月中,Fast Retailing 净利润为 906 亿日元(合 8.43 亿美元)。该公司周四表示,疫情导致了将近 152 亿日元的减值损失,包括用于亏损商店和使用权资产的不动产,厂场和设备。

vip微商网是正规微商代理货源推广平台,提供免费发布微商产品信息,微商小工具,微商教程,宝妈女人在家学习做微商就上vipwsw.com

品牌

标签

来源:中国市场vip微商网

点此微信咨询我

注意:信息由用户自行发布,真实性、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涉及到汇款等个人财产或隐私内容时请仔细甄别,注意防骗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vip微商网】看到的,我会给您最大的优惠!

本文链接:http://www.vipwsw.com/zhcp/811.html 关键词:Weekend Review: “零残忍” 美妆这把火快烧到中国市场了
Copyright © vip微商网(vipwsw.com)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 请您仔细甄别信息的真实性与安全性,vip微商网不承担任何由用户所发布信息而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