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莱雅推全球首位虚拟代言人!“假”网红暗涌

分类:货源资讯 发布时间: 阅读:
“真人偶像是现在,虚拟偶像是未来。”

虚拟代言人,正在美妆品牌代言领域掀起一股新的小浪潮。

9月16日,欧莱雅中国资讯中心发布消息称,其全球首个品牌虚拟代言人、来自美即品牌的“M姐”,将在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中正式“出道”,并向观展者介绍各大展区,陪伴观展者共度沉浸式“未来美妆”体验之旅。

欧莱雅集团全球首个品牌虚拟代言人,来自美即品牌的 “M姐”

无独有偶。8月28日,天猫继2020年官宣首位代言人易烊千玺后,首次发布新品牌代言人——千喵。而千喵,是易烊千玺的首个个人虚拟形象;5月1日,虚拟歌手洛天依现身淘宝直播间,在线观看人数一度高达270万;而在去年的屈臣氏HWB健康美丽大赏中,屈臣氏也官宣了首位虚拟代言人“屈晨曦Wilson”。

根据公开信息整理

在国内,洛天依无疑是最知名的虚拟代言人。自2012年诞生以来,她不仅拥有了更多的形象内涵,更“成长”为一名巨星——在全网,其核心粉丝近千万。

今年5月1日,洛天依和另5位同为虚拟歌手的“伙伴”一起现身淘宝直播间,首次担纲淘宝主播直播带货。在当天的直播中,洛天依给4个品牌和9款产品进行了带货,其中包括欧舒丹马鞭草磨砂膏、博士伦彩色美瞳。而早在4月21日,洛天依便在李佳琦直播间互动,为欧舒丹带货。

洛天依(中)在直播带货

事实上,虚拟形象代言人的合作费用并不便宜。网上广为流传的一个说法是,洛天依直播带货的坑位费高达90万元,远超罗永浩李佳琦薇娅等头部主播。而若以一份公开流传的明星翻包视频的报价计算,请一个洛天依的费用,至少能请10个非当红明星。

部分明星翻包资源报价

(来自上海某传播公司官网)

而早在三年前的“双十一”,百雀羚就牵手洛天依推出了定制款面膜。百雀羚不仅为洛天依推出了广告片,还定制了由洛天依演唱的广告歌曲《漂亮面对》。该款定制面膜的销量并没有透露,但当年双十一,百雀羚店铺的成交额高居天猫美妆的TOP之列。

放眼全球,在虚拟代言人界,诞生了更多“天王巨星”。如日本虚拟歌手初音未来、美国虚拟模特儿Miquela、由英国摄影师打造的虚拟超模Shudu Gram,来自“莫尼黑”的虚拟网红偶像Noonoouri等。

初音未来

在微博,初音未来的粉丝超过340多万,在多次元文化盛行的B站,其官方账号的粉丝也高达80万。在Instagram上,Miquela的粉丝高达200万,Shudu Gram的粉丝近19万,Noonoouri粉丝32万。而在全网,这些“虚拟明星”的粉丝数只多不少。毫无疑问,他们的影响力,早已破界出圈。

典型如超模Shudu Gram。

Shudu Gram

在Instagram上,Shudu Gram的简介为“World's First Digital Supermodel”(全球第一位虚拟超模)。这位黑人超模,是英国摄影师花了10年时间Cameron-James Wilson制作出的虚拟人物。Shudu曾发布了一张涂抹了Fenty Beauty Saw-C口红的照片,高对比度的色调碰撞出惊艳的视觉效果。这条Instagram被Fenty Beauty官方账号转发,获得超20万点赞。

迪士尼“公主女团”

此外,2020年,宝洁联合聚划算启动“以公主之名,为美成团”活动,白雪公主、灰姑娘、睡美人,冰雪女王等11位迪士尼公主,各自代言宝洁旗下的OLAY、飘柔、海飞丝、沙宣、潘婷等品牌,让这个百年老品牌焕发出了新的活力。

Miquela(右)

2020年,范思哲、蔻驰和纪梵希等品牌被曝出问题。易烊千玺作为纪梵希首位中国区彩妆代言人,火速与纪梵希解约,其工作室也宣布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在此之前,D&G杜嘉班纳辱华事件,也被国内大半个娱乐圈明星所抵制。

于是,品牌在选代言人这件事上,也变得异常谨慎。

名目繁多的合作头衔,即是明证——全球代言人、亚太区代言人、中国区代言人、品牌挚友、新品体验官、××彩妆大使、××系列产品代言人等。名目繁多的合作头衔,不外乎是为了占领更多细分市场,收割流量,但也不外乎有出于分摊、规避风险的考量。

而虚拟代言人,其形象可塑性更高,更易于与年轻群体沟通,且风险更低。

Noonoouri

相比真人偶像,虚拟偶像无论从性格和外形上,可以保持最大限度的完美,不会变老,不会长胖,也不会生病;其二次元的外表,更易于被年轻人所喜欢,且“性格”单纯简单,可按粉丝需求塑造更完美的人设;至于真人明星身上存在的吸毒、出轨、出柜、私生活混乱、整容、家暴、粗口、言论失当等各种无法预知、随时爆发的风险,对虚拟偶像而言,只要运作得当,这一切几乎很难发生。

洛天依和她的小伙伴们

成本高和极高的技术门槛,也是虚拟偶像发展的掣肘。洛天依的团队曾公开透露,一场直播,需要30人的团队和几十台设备的支持,投入至少要百万元;而初音未来,一支单曲的制作成本为200万元,办一次虚拟代言人专场演唱会需要2000万元。在洛天依与李佳琦的直播中,便由于技术故障,导致观众无法听见洛天依“正在演唱”的歌曲,被粉丝友善地调侃为“皇帝的新歌”。

此外,对虚拟形象代言人运营方而言,商业变现难、不真实性、知识产权、后续打造等问题,都是虚拟形象代言人发展路上不得不面临的问题。就像一位网友所言:“虚拟IP只是第一步,后续如何赋予其人格和人性化的特征,并持续营销,这才是重点。”

爱奇艺推出的《2020虚拟偶像观察报告》中也提及,虚拟偶像存在参与门槛高、版权采买费用高、二次创作成本高等问题,且产业链尚未形成。

更关键的是,即使选择了虚拟形象作为品牌宣传者,有时候也不一定能为品牌扭转局势。今年七夕,曾因辱华事件一蹶不振的杜嘉班纳,在今年七夕“回归”,在抖音、微博及某时尚媒体,都投放了广告。而值得一提的是,杜嘉班纳大力度投放在微博的开屏广告,是两个女性的虚拟偶像Liz和Sam。

Liz和Sam

该广告一出,不仅没有博得好感,反而因两位虚拟人物身着粉红色的竖条纹衣服而被网友“抓住把柄”,对其虚拟形象代言人进行了不少侮辱式的评论。可见,对于一个形象严重受损的品牌,即使启用虚拟形象来替品牌发声,也依然无法在短期内重建市场口碑。

但尽管如此,虚拟代言人的入局者,日益增多。据公开信息显示,字节跳动、网易、B站、爱奇艺、腾讯、快手、巨人网络等巨头,已经入局。

且据艾媒咨询的调研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二次元用户规模约为3.32亿人,预计2021年将突破4亿人。有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二次元行业总产值估计将突破2200亿元。

“真人偶像是现在,虚拟偶像是未来。”《2020虚拟偶像观察报告》中这句话,或正在成为现实。作为全球美妆产业发展的风向标,欧莱雅选择在进博会推出“M姐”,显然是“未来美妆”发展的讯号之一。

END

点这里,上品观APP了解更多资讯

vip微商网是正规微商代理货源推广平台,提供免费发布微商产品信息,微商小工具,微商教程,宝妈女人在家学习做微商就上vipwsw.com

品牌

标签

来源:vipwsw.com

点此微信咨询我

注意:信息由用户自行发布,真实性、合法性由发布人负责,涉及到汇款等个人财产或隐私内容时请仔细甄别,注意防骗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vip微商网】看到的,我会给您最大的优惠!

本文链接:http://www.vipwsw.com/zixun/473.html 关键词:欧莱雅推全球首位虚拟代言人!“假”网红暗涌
Copyright © vip微商网(vipwsw.com)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 请您仔细甄别信息的真实性与安全性,vip微商网不承担任何由用户所发布信息而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