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收藏:时代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出品|网易新闻导语:后疫情时代,大家的生活习惯被倒逼着与网络进一步深入融合。“居家”的同时,数字空间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出品|网易新闻

导语:后疫情时代,大家的生活习惯被倒逼着与网络进一步深入融合。“居家”的同时,数字空间的网络技术却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和运用。而有着先天技术基因,又携手文化IP的数字藏品,裹挟着元宇宙的浪潮,和当下新国潮的语境,成为了时代热词。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何为数字藏品?

数字藏品,和传统藏品的核心区别在于“数字”。无论是艺术品的虚拟空间镜像,还是基于网络空间的原创一说作品,其实际的内容的核心就是数字内容资产化。而它的技术支撑就是耳熟能详的NFT。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NFT 的核心价值在于数字内容资产化,是虚拟世界的产权确权和交易机制。

NFT 为数字内容提供产权证明,将数字资产的范围从数字货币拓展至图像、音视频、游戏道具(如游戏 AxieInfinity 中的一块虚拟土地卖出了 888ETH)等非同质化的数字内容。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凭借区块链技术不可篡改、可追溯等特点和去中心化存储技术,NFT 保证数字资产的唯一性、真实性和永久性,它们不会因中心化平台停止运营而消失。这也有效解决数字资产的确权和存储问题,提高数字资产交易效率和降低交易成本(如收藏品真伪的鉴定成本),增强数字内容资产的流动性。

如果从概念期算起,可以追溯到1993年,市场上出现加密交易卡(Crypto Trading Cards),其表达的形式是依托加密学和数学的呈现形式,然后随机排列组成一个系列的套卡。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2014 年,Counterparty 被创立,它将热门的模因(meme)悲伤蛙做成区块链应用。模因类似于我们熟知的“梗”,可以是一种表情包、图片、一句话,甚至是一段视频、动画等。2015 年,《Spellsof Genesis》上架,把游戏的经济系统与区块链技术结合到一起。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但是直到2017年世界上才开始第一个真正意义的NFT项目:Crypto Punks诞生,它开创性地将图像作为加密资产。2017 年10 月,Dapper Labs 团队推出了专门面向构建非同质化凭证的ERC 721 标准,并推出了CryptoKitties 的加密猫游戏,让每一只数字猫都体现得独一无二,其价值不可复制。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2018 年,NonFungible.com 推出了一个区块链数字藏品市场追踪平台,并整合了“非同质化”这个术语来描述新的资产类别。同时,各种数字艺术平台也应运而生。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数字藏品的发展期与后疫情时代重叠,2020年,NFT模式开始走向各个应用场景。2020 年,NBA(美国职业篮球联赛)推出球星视频产品NBA TOPSHOT,截至2021 年8月,已有20 余万球迷粉丝购买,营业额超过6亿美元。2020 年, 数字艺术家Beeple 将其耗时14 年创作的作品《Everydays:TheFirst 5000 Days》作为区块链数字藏品出售,最终以6934 万美元的价格在英国著名拍卖平台佳士得上卖出。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在国内,NFT也随着国际发展趋势同步, 在这两年纷纷有互联网公司开始试水NFT。

2021 年,腾讯发布了敦煌福卡,限量9999 份,发布《十三邀》数字艺术收藏品,限量300 枚;支付宝发布了敦煌飞天付款码皮肤数字藏品,限量16000 张,发布杭州亚运会数字火炬数字藏品,限量21000 份;;新华社发布2021 年“新闻数字藏品”,首次预发行11 张,每张限量10000份。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藏品,从技术上讲一般包括几个方面的要求:

区块链数字藏品的数字凭证具有唯一的数字资产ID且不可分割。

数字资产有元数据区域,这部分的数据可放在链上,部分可放在链下,如图片,音乐,视频,3D模型等各种不同的数字媒体。

数字凭证的所有权以ID为唯一确认,ID可以转移给不同的账户从而实现非同质化数字凭证的转移,一般而言,元数据不会随着资产的转移而发生变化。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那么一个数字藏品要数字化就必须包括必要的元数据,其中有创作者本身的信息;数字藏品认证的时间戳;数字藏品本身指代的数字凭证内容,即核心媒体文件URL 信息;数字藏品的发行认证方签名数据。

有了这些元数据信息,数字藏品的展示方就可以根据这些信息个性化的展示相应的数字藏品的数字凭证,从而更好地体现其价值与魅力。

中国数字藏品关键词:国潮

数字藏品在本土化,注定要与中国艺术品IP相结合。如今文化IP营销的赛道已经进入红海,消费者逐渐开始审美疲劳。但是全新IP的涌现依旧是行业内共识的价值点。比如今年“青绿山水”带火了国潮的又一轮崛起。而数字艺术多样化的呈现也使得传统艺术IP具备了更广阔的增值空间。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国潮,就是“国”和“潮”:一方面需有中国传统文化基因;另一方面须将传统文化与当下潮流相结合从而更具时尚感。

随着新世代的成长和各类文化融合,国潮艺术崛起。故宫文创、国家宝藏节目、《只有河南》文旅项目,各赛道的国潮纷纷火遍全国,文化复兴成为普遍现象,推动了国潮艺术的发展。此外,国潮艺术近年的流行还和疫情密切相关。原本全球性的文化交流随着疫情而陷入停摆,这种情况下人们自然会更关注自己本土的文化。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数字藏品与国潮有着天然的高匹配度。其一,国潮艺术非常适合数字藏品化。国潮艺术所自带的媒体属性更多采用媒体化的艺术形式表现,例如AR 或VR。结合数字藏品可以在线上进行多次转赠或者拍卖的特点,衍生出更多的玩法。其二,已形成一定规模的国潮艺术在未来将更多强调人人皆为艺术家,流量为王、IP 为王。数字藏品领域强调艺术的IP 属性,自带流量且包含粉丝经济的属性,国潮和这些要求天然有着高度契合之处。

国潮与数字藏品的碰撞将产生新的艺术形态,其中蕴含着蓬勃的商机,它将对现有领域带来一个质的改变。例如,数字藏品将拍卖行的实体拍卖,转变为了线上拍卖。对于Z 时代的年轻人来说,数字藏品带来的虚拟和现实的破界、艺术和游戏的结合,所呈现的全新视觉环境和新式潮流更加适配年轻人的诉求。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国内数字藏品与海外市场最大的不同便是它是自诞生起便下沉到全民中的。国际市场常见的NFT 铸造和交易等流程有着一定的认知门槛,从一定程度上给普通民众了解和加入这个领域设置了天然的门槛。国际市场上的NFT 更偏向是加密朋克圈的私人游戏。

国内数字藏品无须经过大量节点验证,就可以把较大的图片上传至链上,不仅避免数字藏品所映射的内容丢失或被篡改,也降低了时间和费用成本。数字藏品仅需实名身份验证,任何人都可以购买数字藏品,且支持人民币支付。对普通民众来说,获取和创作数字藏品的门槛大大降低。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此外,从版权保护的角度看,数字藏品也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数字藏品最大的价值来源于数字产权证明(版权的确权和维权),以及对创作者生态繁荣的贡献。创作者可利用区块链技术降低作品被侵权所造成的损失,保证通过作品流转、版权转让及授权所应获得的合法收入。

未来,数字藏品或将变革原有的数字内容版权问题,推动版权合法权益法律法规的落地,促进数字藏品生态的繁荣。

后疫情时代,数字藏品的火热

数字藏品的火热,概念的新潮,民众的热情,不可能不被市场所关注。在整体经济形势严峻,各赛道普遍疲软的后疫情时代,数字藏品市场翻到呈现出了另一番的红火。

国内的数字藏品市场从鲸探在2021 年中发布的两款NFT 皮肤“敦煌飞天”与“九色鹿”之后发轫。同时,国内的数字藏品市场对于藏品定位以及政策监管的差异性,也是造成现阶段国内数字藏品市场与海外市场有着很大的不同。

对于买方和卖方来说,总体来说,海外NFT 市场暂时供大于求,处于买方市场。其原因是由于海外用户发布NFT 作品的流程相对简易,以及完全放开的二级市场导致了海外NFT 的铸造数量远远超过市场的需求,并且NFT 作品在市场上的销售热度往往取决于项目内部因素。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而由于国内市场目前对于数字藏品市场交易的监管并不完善,并且为了避免国内数字藏品出现和海外NFT 加密货币二级市场炒作一样的连带关系。

以鲸探,幻核为例的国内数字藏品交易平台目前采用了PGC 模式发布数字藏品,即定时限量发布。而由于国内市场巨大,鲸探与幻核的PGC 数字藏品则完全处于卖方市场,通常藏品一经推出,在短时间内便全部售罄。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数字藏品:时代的新宠还是韭菜的狂欢?

同样地,海外市场的定价机制有一口价、竞价,或者捆绑销售。同时还完全放开了二级市场(如Opensea平台),并且鼓励用户进行二次交易,NFT价格会随市场行情和供需关系而波动。相反地,国内市场为了防止投机炒作数字藏品,以及潜在的洗钱风险,平台同批次发布的数字藏品采用统一的市场售价,而藏品的定价权通常掌握在平台或者机构的手中,即平台“主导型”议价,且绝大多数平台并不开放二级市场交易。

不同业务的数字藏品有不同的生命周期。比如数字收藏品,其生命周期有如下几个阶段:第一阶段为发行阶段,主要是发行方通过铸造一个全新的数字藏品完成,核心要素包括发行方签名,唯一数字藏品数字凭证ID 及元数据信息等。第二阶段为首次流转,一般该阶段的流转在业务上与后续二次流转有所不同,会更加强调数字藏品的首次售卖方式。第三阶段为数字藏品的二次流转,主要在数字藏品收藏家之间,具体的价格更多的是以交易撮合的方式达成一致。从技术上看,首次流转与二次流转在数字藏品的所有权转移上没有本质的区别。

结语:

目前我国的数字藏品基本铸造在联盟链上,导致数字藏品的流通性低、交易市场规模有限。BSN-DDC提供了国内跨链交易的技术场景,可能会成为数字藏品交易的发展方向之一。即便如此,加强对公链的监控的声音依然不绝于耳。尝试过虚拟货币市场震荡的政府与资本界,对于数字藏品市场的谨慎程度相当高。

但是,春天终究还是会来。目前,包括新华社、中国银联、阿里巴巴、腾讯等都已经推出了基于DDC 网络的数字藏品。随着对DDC 技术的升级和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还会有越来越多的行业机构加入DDC 产业共治,不断壮大产业规模。DDC 网络将推动区块链及其基础上数字藏品的合规性发展和行业标准建立,充分发掘技术潜力,发挥创新价值,更好地赋能我国数字经济建设。


网易《了不起的中国制造》栏目原创内容,侵权必究

「了不起的中国制造」专栏,力邀行业权威、资深玩家,呈现他们眼中的中国创新之路。

合作邮箱:newsresearch_ntes@163.com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