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耀的韵律:NFT和数字艺术创新-

  按照时下流行的操作,2021的“元年”属性上增加了一个新的标签:NFT。对NFT的流行注解是“N

  按照时下流行的操作,2021的“元年”属性上增加了一个新的标签:NFT。对NFT的流行注解是“Non-fungible Token”,直译为“非同质化代币”,其本质是“一个身份验证的数字技术或者一份加密数字权益证明”。如果上述解释依然让人困惑,那么可以把它理解为“一种独特的数字资产”,相较于所谓“比特币”,这种资产具有“唯一性”。和NFT关联的热词还有“元宇宙”“区块链”以及“数字艺术”。元宇宙概念无疑构成了人类对可预见未来的一种新想象。借助各种先进的数字技术,人们将生活在虚拟与现实混融的世界里,而区块链技术保证了在复制技术大行其道的虚拟世界中为人们创造一个唯一的身份,同时也可以为任何一件数码物(Digital Object)赋予唯一标识。NFT就是区块链技术的一种应用。

闪烁的光韵:NFT与数字艺术创新
闪烁的光韵:NFT与数字艺术创新

  就目前来看,NFT至少可以保证数字艺术作品获得唯一性,使得数字艺术品变为“数字藏品”,可以交易、收藏,具有极高的价值。吸引眼球的案例已经被媒体广泛报道,诸如佳士得拍卖行以6900万美金成交NFT作品“Five Thousand Days”、周杰伦价值320万元的无聊猿头像被盗、各家互联网大厂纷纷入局NFT等。博物馆界也紧贴技术潮流,包括故宫博物院、敦煌研究院在内的知名博物馆纷纷推出数字文创产品,一些具有艺术性、稀缺性、实用性和收藏性的数字藏品在发布后很快被抢购一空。

  NFT的“唯一性”不禁使人联想起本雅明的著名概念“光韵”(Aura)。在其传播最广的著作《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中,本雅明认为,传统艺术作品的原真性是很难被复制的,这种独一无二的原真性就是“光韵”。在机械复制时代,尤其是摄影术、电影等的发明,使得艺术作品的光韵消失了。对于用底片复制的大量照片,鉴别哪张是真品已经毫无意义。艺术作品从此进入大众消费时代,膜拜价值被展示价值所替代。

  如今,机械复制时代已然剧变为数字复制时代,复制品的规模、传播的广度、复制的逼真性已然达到一个新境界。被数字化的传统艺术作品至少还有一个“真身”以留存一点光韵,博物馆的数字藏品多少还有赖这个真身的价值来赢得市场。但是,对于纯粹的数字艺术而言,真身是缺失的。纯粹借助计算机技术、人工智能技术制作和生成的艺术作品从一开始就是虚拟的,不管是精英艺术家的杰作还是大众媒介上的海量作品,都可以轻易地被复制和传播,复制品和“原作”不会有任何差异。艺术家或收藏家不可能独占数字艺术作品。从收益的角度而言,可以判定艺术家不可能从数字作品的广泛传播中获得必要的回报,而这可能影响数字艺术的创新。(社会科学报及官方网站“思想工坊”出品 全文见社会科学报及官方网站)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