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浪来袭!数字馆藏“破圈”攻击——

  少则几元多则几百元,只需花费些许金钱便能拥有一个标注唯一序号的数字藏品,你心动了吗?价格相对便宜

几块钱或者更多的,也就几百块钱。只需要花一点钱就可以拥有一个唯一序列号的数字收藏。你兴奋吗?价格相对便宜,概念形式新颖,符合年轻人的消费习惯、社交需求和价值审美……数字收藏开始从小人群“破圈”进入大众视野。

自2022年以来,数字收藏交易的热度持续不减,从最初的绘画和音乐作品到一双鞋和一张门票,从流行时尚品牌到非遗文化,从互联网到餐饮业.数字馆藏的覆盖面不断扩大,“万物皆可为NFT”逐渐演变为“万物皆可为数字馆藏”。

如火如荼的背后,数字收藏是如何改变传统收藏世界的,又是如何引发新一轮互联网时尚的?价值创造的逻辑和结构性风险的雷区是什么?如何有效监管其数字资产属性?无序金融化还在继续吗?给市场秩序和监管体系带来哪些新的挑战和机遇?

我们来讨论一下“数字收藏”,这个正在被数字技术改变的新事物,以及技术如何更好地服务于我们的生活。

热浪来袭!数字藏品“破圈”出击
热浪来袭!数字藏品“破圈”出击
看得见摸不着但依然火热的数字收藏产业生态圈正在兴起。

NBA球星斯蒂芬库里花了18万美元买了一个不起眼的猴头。今年愚人节,歌手周杰伦“丢猴”事件上了热搜,这只“猴”价值320万人民币。还有一张名为“#6666”的猴子图,看起来像是库里和周杰伦的猴子换了一些衣服和发色,实际上价值1500万美元。

以前你可能不相信这一切,但如今,随着越来越多的名人平台事件,富人抢购事件,越来越多的类似数码产品进入人们的视野,这些虚拟产品已经突破小众圈子,走向大众,在年轻人中越来越受追捧。3354它们是引发当前投机狂潮的数字收藏。

数字藏品是区块链技术与艺术融合的产物,利用区块链技术,数字艺术品拥有唯一不可篡改的证明,这是NFT的一种应用形式。有了这个证书,无论是一段视频,一段音乐,还是一张照片,都会有收藏和流通的价值,但它不是实物,而是元宇宙中的虚拟艺术品。换句话说,这是一个有形的集合。

热浪来袭!数字藏品“破圈”出击
热浪来袭!数字藏品“破圈”出击
现在从国外到国内都流行数字收藏。这种东西只是一个“jpg”或者“gif”在“外人”眼里,但在职业玩家眼里可能是极具收藏和流通价值的投资商品。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玩家感兴趣的不是现值,而是其在流通市场的升值潜力。

2021年被称为“NFT元年”,游戏领域的众多数字藏品纷纷上线,一直主导着数字市场和流行文化。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共售出数字藏品456万件,总发行价值约1.5亿元。据数据领域研究平台投宝研究院预测,2026年中国数字收藏市场规模将达到300亿元。

从目前数字馆藏的市场情况来看,各行各业都搭上了数字馆藏的快车。博物馆作为拥有重要资源的文化机构,是数字馆藏的主要IP方之一。许多藏在博物馆里的珍贵文物正以虚拟的形式被大众所认识和收藏。如河南博物馆发布的文创数字馆藏《女人爱与荣誉》,湖北省博物馆发布的越王勾践剑1万册数字馆藏,四川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基于太阳鸟、大金面具等文物推出的6万件数字文创产品等。一经上线就全部售罄。

此外,热播剧《人世间》原创作品相关数字集锦于6月在网络平台发布;舞剧《只此青绿》推出数字收藏纪念票;上海交响乐团发布第一集《——》,2分21秒的音频;国家卫星气象中心独家授权中国风云气象卫星系列“拥抱星辰大海”数字集锦;文学杂志《收获》在世界读书日推出首款文学数字馆藏“无界”盲盒.数字收藏领域似乎正在爆发,生态圈已经出现。

早先被收藏和流传的是一个古老的仿古青花瓷花瓶,一枚绝版邮票,一瓶老酒或者一双限量版的鞋子,现在却是虚拟的艺术品;早前去潘家园碰碰运气。现在,我聚集在各种数字收藏或平台,等待藏品出售.收藏有升值潜力的好东西转卖赚取差价的“投机”行为自古就有。但是,这种对数字“好东西”的“炒作”现象,颠覆的可能不仅仅是人们的认知,作为一种文化消费的新趋势,它所能覆盖的还不止这些,未来也有可能。

热浪来袭!数字藏品“破圈”出击
热浪来袭!数字藏品“破圈”出击
区块链,炒作,金融化,众说纷纭。

如今,数字馆藏在中国有后来居上的趋势。不仅消费端火热,而且企业也很活跃。互联网公司、艺术文化机构,甚至大量银行都发行了数字馆藏。一时间,看似新锐、新潮的数码收藏似乎进入了寻常百姓家。

说到数字馆藏,就离不开它的原始形式——NFT(非齐次令牌)。“非同质化”就是不可分割、不可替代,也就是“独一无二”。这种不可复制的“唯一性”是由数字馆藏的基础技术区块链决定的。自诞生以来,关于NFT的争议就像它的市场价格一样起伏不定。今年5月以来,由于虚拟货币价格跳水,全球NFT市场经历了一次大的震荡。炒作、欺诈、泡沫等词汇再次在NFT围绕着几十万甚至上千万美元的价格。

在中国,去金融化已经成为NFT监管的大方向。经过二级市场的狂热,NFT已经成为中国的数字收藏,这是大行文化的IP路线。虽然中国不允许数字藏品的二级交易服务,但在一些平台上,数字藏品仍在流通,以使其价值翻倍。看似脱离NFT的数字馆藏真的能摆脱金融属性吗?

不久前,微信公众平台增加了数字收藏交易行为的相关条款,明确指出从事虚拟货币或数字收藏业务属于非法经营行为,提供数字收藏二次交易服务将被封号。例如,提供交易入口、指导和分销渠道指导等。微信官方账号,一个数字收藏,被封禁了。

作为中国版的NFT,数字馆藏有其自身的金融属性。2021年6月,阿里的数字收藏平台鲸探和敦煌美术学院推出了两款限量收藏。单张价格9.9元,马上就卖光了。紧接着,其中一件名为“敦煌天妃”的数码藏品在二手交易平台上以近百万元的转卖价格被抢购一空。

这一次,二级市场的天价炒作以产品被平台下架而告终。然而,这也促使国内平台更加警惕数字收藏的财务风险。比如捕鲸,目前玩家需要持有180天,才能通过平台将自己的数字收藏免费转让给好友。

热浪来袭!数字藏品“破圈”出击
热浪来袭!数字藏品“破圈”出击
今年4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指出要坚决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严密防范非法金融活动风险。

对于同样需要NFT技术的数字收藏,一些数字收藏平台已经开通了“寄售”功能,用户可以在二级市场进行交易。其他数字收藏平台则设定了严格的管理标准,如鲸准基于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在产品设置上使用实名认证和12306防盗刷系统,设定礼品转送时限(首次180天,第二次2年),满足用户免费赠送的需求,并充分提示二次交易等潜在欺诈风险。

今年6月《人民日报》、人民网等。所有人都对数字馆藏的未来发展发表了看法。《人民日报》强调要利用好数字馆藏的正面价值,远离炒作,激发其新动能,拓展其应用场景。

比如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线下主题公园、文化展览等场所运营受阻,数字收藏成为一种新颖的引流方式。据悉,截至今年3月底,文旅数字典藏发行规模已超过4200万元。但需要正视的是,IP行业一直存在明显的头部效应。比如迪士尼、环球影城的数字藏品卖得好,并不代表其他中小公园就能复制成功。

科学和技术为好的事物制定规则,让技术为数字时代服务。

数字时代已经到来,文化艺术作品的传播形式和方式发生了变化。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化瑰宝借助新的形式得以传承和发扬。在发展过程中,数字技术逐渐与文化产业相融合,催生了数字文化产业的新业态。

近两年数字收藏的异军突起,与AR/VR、5G、AI等技术的蓬勃发展密不可分,与人民对美好文化生活的向往息息相关。

在这些数字内容中,既有传统书画作品《千里江山图》 《仕女蹴鞠图》,也有敦煌壁画复原图和数字秦俑,甚至还有《梅上城荀子》等著名传统戏曲的记载。那些历史长河中的珍贵艺术品以数字馆藏的形式出版,迎来了它们的新生。

然而,在数字收藏行业发展过程中,也出现了很多问题:一些平台没有采用区块链技术,没有明确的知识产权授权环节,没有采取措施防止炒作,没有尽到保护未成年人权益的义务。中国文化产业协会秘书长金鹏表示:“加强监管、明确准入资质等政策势在必行,行业自律也将是数字文学创作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数字馆藏的内容审查、版权保护、数据安全等方面的规则和标准在发行过程中需要进一步规范,这需要政府、企业、高校、科研院所和用户的共同努力。

努力加强对数字收藏行业的监管。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推进实施国家文化数字化战略的意见》指出,“推动文化与科技深度融合,集成应用先进适用技术,增强文化的传播力、吸引力和感染力”。并提出构建与文化数字化建设相适应的市场准入、市场秩序、技术创新、知识产权、安全等政策法规体系。

业,共同维护数字馆藏的市场秩序。与数字收藏行业相关的法规和行业标准还有很多空白。在这方面,业界主动进取,做了很多尝试。今年2月,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联合腾讯、蚂蚁集团、北京邮电大学、之江实验室等机构提出的《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藏品服务技术框架》国际标准项目建议书获得通过。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数字馆藏领域的标准,对数字馆藏产业的规范化发展具有积极意义。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起的可信区块链推进计划,正在联合国内主流数字采集平台上组建项目组,积极探索建立数字采集合规的发展路径和标准。接下来要加强标准的制定,比如未成年人的准入机制,平台的审核认证机制等等。相关业内人士表示,技术本身只是一种工具。我们应该警惕技术发展初期可能出现的金融投机和欺诈等风险。我们希望数字收藏行业不要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永远走在健康积极的发展轨道上。

国家文化创新发展研究基地主任、中国传媒大学文化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卜锡廷公开表示:“数字收藏产业的发展不应该操之过急。在坚持“诚信创新”理念的基础上,探索一条健康可持续的数字馆藏发展之路。同时呼吁政府及其主管部门不要落后和缺位,要主动带头,让数字收藏行业有章可循、有法可依、有路可走。”

来源:人民邮电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