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收藏品如何交易,数字藏品NFT

2021年,NFT在国内“C位出道”,投资者、收藏家、商家、博物馆等主体竞相参与到NFT的发行和交易

2021年,NFT在中国“C首秀”,投资者、收藏家、商家、博物馆等主体竞相参与NFT的发行和交易。此外,各方势力也开始抢占元宇宙赛道和线上NFT平台。企业争夺NFT平台发展的重要原因,不仅仅是为元宇宙、加密等概念的布局寻求新的增长点,更是看重NFT在版权保护、权利确认等方面广阔的应用场景。从互联网巨头到初创企业企业团队想在这条通往未来的路上占得先机。

NFT(数字藏品)平台的法律合规风险与建议
NFT(数字藏品)平台的法律合规风险与建议

自NFT流行以来,其合规性一直是多方关注的焦点。从2022年3月开始,某头部社交平台大规模封禁了NFT(数字收藏)平台的多个微信官方账号和小程序,理由大多是“存在发布、传播或未取得合法许可或许可从事相关经营活动的行为……”。虽然这一禁令可能有很多原因,但社交平台头上的行为是国内对NFT监管态度的缩影。

2022年4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起《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倡议》,明确将NFT定义为“非同质通”,用“令牌”和“金融”明确界限,进一步确认NFT在赋能实体经济、发展国内数字经济和文化创意产业方面的价值。

2022年4月20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审理了某科技公司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一案,即“国内NFT第一案”,并当庭宣判。法院认定,买方在购买NFT后购买了一项产权,NFT的交易受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规范。同时,法院认为,NFT平台应承担更高的审查注意义务,否则将构成对平台上NFT侵权的帮助侵权。

2022年7月13日,上海发布《上海市数字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简称“《发展规划》”),明确提出“主导支持企业探索建设NFT交易平台,研究推广NFT等相关业态,如数字IP全球流通,数字版权保护”在上海先行先试。

一、平台内容侵权

NFT侵权是行业主要痛点之一,与之密切相关的平台义务也值得特别关注。目前国内还没有关于NFT(数字典藏)或其平台的专属法律法规,但NFT(数字典藏)平台作为网络提供者,仍受《民法典》 《网络安全法》及知识产权法相关法律法规的约束,应履行相应的责任和义务。特别是在《电子商务法》中,还强调NFT只保护底层商品的产权,支持正版数字创意作品。因此,对平台内容的审核义务和对著作权人的保护义务被进一步压实。

在4月20日宣判的国内首例NFT案中,杭州互联网法院认为,平台除了要履行一般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责任(通知-删除义务),还应建立一套知识产权审查机制,对NFT的著作权进行事前审查,否则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倡议》第四十一条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应当建立知识产权保护规则,加强与知识产权权利人的合作,依法保护知识产权。所以平台不应该对平台内容的侵权和权利缺陷视而不见。而是应该主动建立保护规则,捍卫相关权利人的知识产权。

NFT(数字收藏)侵犯原始资产(实物或数字艺术品、音乐等)的情况并不少见。).不久前,NFT著名交易平台OpeaSea公开表示,其平台上80%的NFT作品存在侵权或权利瑕疵,更不用说其他国内外平台了。在现有法律框架下,NFT侵权的侵权责任归属尚不明确,因此各平台的处理和应对方式并不统一:其中,不少平台积极履行知识产权保护义务,践行通知-删除机制;其他

笔者认为,平台方作为众多法律法规规制的主体,应该主动提前防范内容侵权。具体合规建议如下:

构建相对完善的事前审查、事中沟通处理、侵权投诉、事后风险管理等机制,无疑是国内环境下平台长远发展的最佳选择。

《电子商务法》第1195条和《民法典》第45条均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未采取必要措施的,平台与侵权人承担连带责任。

尽管实践中有人认为,基于区块链的技术特点,很难采取网络提供者通常采取的删除、屏蔽等必要措施,但参照“微信小程序案”(杭道豆与长沙百赞、腾讯计算机系统侵犯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平台仍应在技术可行范围内采取必要措施,将侵权造成的损害降至最低,保护相关权利人。

平台可以在用户协议、分销协议、用户使用说明等文本中设计相关法律条款,明确各方权利义务边界、免责情形和追偿权,避免因发行人恶意侵权、过失侵权及其他因发行人未完全履行义务而导致的侵权行为给平台造成损失。

在很多侵权案件中,发行人实施恶意侵权或者因发行人过错导致侵权的情况并不少见。在这种情况下,平台应当设计一系列法律条款,在已经尽到了一定的合理审查义务或者取得了发行人的不侵权保证的情况下,减轻其责任。近日,有媒体发现,某博物馆授权的一款名为“唐双蛾纹银香香囊”的数字藏品出现在某数字藏品平台的发布通知中,与另一平台发布的数字藏品重合,两个平台均为该博物馆授权。但是,两个平台同样的藏品定价相差两倍,在同等条件下,很可能构成对消费者权益的侵害。

因此,平台在发行方发放前应充分审核授权,甚至要求披露其他平台是否授权及其定价,并做出足以排除后续追责的法律规定,以避免后患。平台还应要求发行方上传相应的权利证书(版权证书、授权文件、许可文件、商标证书等。)避免不必要的后续纠纷。

除了版权侵权,平台内容的其他侵权行为(如人格权),或者违反法律法规、政治常识、公序良俗、历史传统文化等,也会导致平台承担相应的责任。

实际上,NFT经常包含淫秽内容、违反政治常识的内容、歪曲历史的内容以及诋毁在世或已故公众人物的内容。如果平台没有尽到事前审查的义务,或者没有及时处理,可能会被追究民事、行政甚至刑事责任。典型情况包括:以历史人物为原型制作视觉艺术、影像艺术等NFT时,要尊重历史,维护中国传统文化;以已故者为原型制作视觉艺术、影像艺术等NFT时,要征得其家属的同意,充分尊重他们的意见。

NFT(数字藏品)平台的法律合规风险与建议
NFT(数字藏品)平台的法律合规风险与建议

二。其他主要法律义务

大多数NFT(数字收藏)平台属于法律规定的电子商务平台,应当履行《电子商务法》、《电子商务法》、《网络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法规规定的主要义务。对于NFT生态而言,平台应特别注意的法律义务包括:

1.反洗钱审计义务

犯罪分子用黑钱买下NFT,然后将其兑换成法定货币,从而逃脱法律制裁。因此,反洗钱活动已成为涉商苏的重中之重

在平台实行用户实名注册制度的基础上,个人信息保护尤为重要。平台应当按照《刑法》和《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倡议》的规定使用用户个人信息,严格遵循合法、正当、必要、诚信、目的明确、必要性最低、公开透明、质量安全保障的原则。同时,平台作为个人信息处理者,应当履行安全保障义务、合规审核义务、安全事件的告知义务。

3.保护消费者权益的义务

作为平台经营者,应当遵守《个人信息保护法》项下的义务,NFT发行人和买方为《信息安全技术-个人信息安全规范》项的保护对象。平台除了要保证商品真实情况的基本合理价格和透明性,还要听取发行方和购买方的合理意见,接受他们的监督。同时,虽然国内部分平台明确表示不接受七天无理由退货,但笔者认为还是要根据交易的实际情况来决定,不能一刀切所有的NFT交易。平台应参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不属于七日无理由退货情形的交易建立退货机制。平台的这一义务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被进一步压缩。

4.杜绝虚拟货币交易的义务。

2019年央行联合十部委发布的《网络购买商品七日无理由退货暂行办法》明确,虚拟货币不具有与法定货币同等的法律地位,不应也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因此,平台应坚决杜绝虚拟货币作为NFT交易的支付货币,防止开通虚拟货币支付通道,确保合规。平台的这一义务在《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倡议》中被进一步压缩。

5.杜绝传销、非法集资和诈骗的义务。

为了获得更多的流量,积累更多的客户群,实践平台建立了线下客户群和客户社区进行推广。在促销活动中,平台要认真宣传承诺,严格控制买家对NFT投资回报的预期,严格杜绝营销恐慌性购买的假象,严格杜绝恶意渲染氛围。如果平台有拉人头、回主机的运营模式,会有被认定为MLM的风险;如果平台有打着NFT交易旗号“割韭菜”的行为,就有被认定为诈骗或非法集资的风险。平台的这一义务在《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中被进一步压缩。

6.消除以金融资产为基础资产的NFT债务。

《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倡议》明确指出,NFT的基础商品不应再含有证券、保险、信用、贵金属等金融资产。作为平台,这些NFT的发行应该是被命令禁止的,发行人的发行行为应该被审查。

7.终止大量发行具有相同基础资产的若干非金融衍生产品的义务。

《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倡议》明确指出此举是变相的代币发行融资(ICO)行为,应坚决禁止。

线上NFT (Digital Collection)平台作为争夺元宇宙赛道布局的主要方式之一,已经在国内掀起热潮,并且在可预见的未来还会保持一定的人气。目前,NFT(数字收藏)平台仍处于起步阶段,一些平台选择谨慎再谨慎,而另一些平台则在问路的同时探索独特的“玩法”。可以看到,国内的数字版权和NFT基础设施建设正在稳步推进,相信不久的将来会出台官方的合法合规指引。但在此之前,平台仍需坚持符合国内监管要求的运营模式,不求“短、平、快”,但求“静、远”,与监管者、消费者共同努力,构建一个稳定的NFT生态,为实体经济发展赋能,为文化艺术发展赋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