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艺术品 知乎,nft艺术品是什么

2022年,NFT被认为是艺术界最有可能的颠覆者,随着许多NFT作品的顺利拍卖,加密艺术前景的被看好

2022年,NFT被认为是艺术界最有可能的颠覆者,随着许多NFT作品的顺利拍卖,加密艺术前景的被看好,艺术界掀起了一股创作热潮。越来越多的内容创作者和艺术家进入NFT领域,将他们的作品放入区块链,打造成NFT艺术品。今年就连英国最富有的在世艺术家达明·赫斯特也推出了名为“货币”的系列NFT。

↑ 数码艺术品《每一天——第一个5000天》

2021年NFT市场总交易规模约6128万美元,2020年仅约2189万美元。而真正将NFT艺术带入公众视野的是数字画作《每一天——第一个5000天》今年3月在佳士得被拍出6934万美元的天价,这也使得其作者——美国数字绘画艺术家Beeple成为继大卫·霍克尼和杰夫·昆斯之后作品拍卖价最高的在世艺术家。

数码艺术品《每一天——第一个5000天》是由Beeple创作的一件由5000幅作品组成的图像。今年2月,这件作品以100美元的价格起拍,很快就飙升至超过100万美元,停拍前价格飙升至900万美元,佳士得网站在拍卖最后几分钟的游客量一度达到2200万名,最后两分钟里开始以1000万美元和1500万美元的加价递增。

佳士得统计数据显示,参与《每一天——第一个5000天》投标的大多数投标人(58%)都是千禧一代,出生于1965年至1980年间的投标人占比33%,此外,“95后”的投标人(6%)以及出生于1946年到1964年间的投标人(3%)则占到了很小的比例。值得关注的是,在他们中间几乎所有人(91%)都是佳士得的新买家。

这幅作品的天价成交,成为NFT艺术品吸睛的起点。本来不温不火的CryptoPunks也搭上了这趟出圈顺风车。CryptoPunks是一整套像素风格的图标,一共有1万个。最终生成的朋克有5种类型:外星人、僵尸、猿猴、男性、女性,有87种不同的属性:发型、发色、眼镜、五官、肤色等。今年5月,其中9个作品首次在线下拍卖行拍卖,最终以超过1600万美元的总价售出,引起轰动。

之后,NFT数字艺术品火爆的市场表现力更是影响到世界知名博物馆。大英博物馆在展出葛饰北斋作品展的同时,拍卖200幅葛饰北斋作品的NFT藏品,其中包括著名的《神奈川冲浪里》。俄罗斯冬宫博物馆则开启了世界名画的NFT拍卖活动。拍卖作品包括了达·芬奇、莫奈、梵高等诸多画坛巨匠的名画,这些名画NFT是根据博物馆的馆藏名画重新制作的,每个数字副本都有冬宫博物馆负责人的签名。

↑ 蔡国强创作的NFT作品《炸自己》海报

↑ 宋婷NFT作品《牡丹亭Rêve之标目蝶恋花——信息科技穿透了“我”》

今年,中国嘉德作为传统拍卖机构也举办了第一次NFT艺术品拍卖。加密艺术家宋婷NFT作品《牡丹亭Rêve之标目蝶恋花——信息科技穿透了“我”》在中国嘉德拍卖行以66.7万元人民币成交。9月,继上海外滩美术馆启动数字平台RAM+,蔡国强的首个NFT项目《瞬间的永恒——101个火药画的引爆》登录TR Lab平台后,艺术家第二个NFT项目《炸自己》也登上平台。

美国东部时间12月2日,神秘NFT艺术家Pak的艺术项目《吞并》(Merge)在著名NFT交易平台Nifty Gateway向公众公开发售。在《吞并》发售仅48小时后,其成交总额就达到了91806519美元,约合人民币5.84亿元,一跃成为全球最贵NFT艺术作品,更成为全球在世艺术家作品成交金额的第三位。

在今年NFT艺术品爆炸性增长的现象下,我们可以看到NFT艺术从小众走向大众的趋势。每一位艺术家都可以上传自己的作品,不再需要中间商间接出售,这使得艺术品交易更加便捷;

而在当下,NFT技术应用仍多限于当代艺术领域,对于传统实物类艺术品,尤其是在高端文物艺术品市场上的作为将十分有限。特别是在我国内地,NFT艺术还有一些交易问题没有得到法律、法规方面的支持。

而2021年6月1日刚刚修订并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没有将原修订草案里引进的追续权内容写进来,也就是说,内地法律没有支持NFT艺术品多次交易中作者都能享受到分成收益的优势。这势必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艺术家进行NFT加密操作的积极性,所以尽管火爆,NFT能否真正改变整个艺术市场乃至艺术创作的生态,还有待更长时间的观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