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品数字化(藏品线上交易平台)

图为一款数字藏品  2021年被称为NFT元年。NFT是指基于区块链技术的非同质化代币(Non-Fu

4f29bc66cab34688a5df81f18b961136~noop.image?_iz=58558&from=article.pc_detail&x-expires=1659665652&x-signature=jWVf5CGf6UjaMDA0hQoFqS3mgk0%3D图为数码收藏。

2021年被称为NFT元年。NFT指的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非同质令牌,它可以被视为使用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资产所有权的证明。与比特币等同质代币不同,NFT具有不可分割、不可替代的特点。简单来说,NFT就像是数字资产的身份证,可以识别游戏、艺术品、奖杯、门票等任何内容。并使之成为具有产权、可追溯、可保存的数字资产。由于国外的NFT大多对应公链以太坊交易,国内NFT领域出现了大量基于联盟链的数字收藏平台。

在不同的统计标准下,我国数字馆藏发行平台的数量从500多家到1000多家不等,总体呈增加趋势。各种规模的平台上每天都会发布不同主题的数字收藏。2021年,中国共售出456万件数字藏品,总发行价值约1.5亿元。由于发行平台和数字馆藏的激增,这一数字将在2022年大幅增加。2022年初,比特币、以太坊等加密数字代币价格因美元收缩而大幅下跌,国际市场NFT交易开始遇冷。围绕NFT的“情绪波动”带来了价格的大起大落,市场成交量和投机者数量双双下降。Twitter首席执行官的第一条推文所产生的NFT产品的价格在一年内暴跌了99%。

风险事件从6月底开始在国内市场爆发,每天都有分销平台被关停或跑路的消息。在去中心化的动人故事中,流量时代的营销模式充满了快速的起伏和疯狂的炒作。随着市场的繁荣伴随着乱象频发,数字收藏正在偏离自身价值,整个行业有陷入泡沫阶段的危险。

数字馆藏的内涵和价值

数字收藏本身是指利用区块链技术,生成的对应于特定作品和艺术品的唯一数字证书,在保护其数字版权的基础上,可以实现真实的数字发行、购买、收藏和使用。一般情况下,发布平台选择知名文创IP或知名艺术家的作品,是看重自身公认的市场价值。好的艺术品,加上可靠的发行平台,在区块链科技的加持下获得认同,构成了当前国内数字收藏市场的核心价值基础。而且IP平台的知名度越大,市场流通越好,相应的定价越高,购买群体越大。

整体而言,数字馆藏依托区块链技术提升稀缺性和识别性,体现数字艺术创作形式,为艺术家提供话语权和版权保护工具,形成数字世界消费和社会共享的载体。然而,很难判断具体数字收藏的价值。因为交易、流通、再生产的成本太低,所有权、滥发、盗用的问题都没有得到有效解决。这种图片匹配地址的业务,被业内人士戏称为继“链圈”、“币圈”之后的“图片圈”。事实上,未售出的数字收藏只是一个JPEG图像。

市场火爆导致投机。

数字馆藏在中国发展仅一年,但其规模和增长速度相当惊人。以阿里蚂蚁链、腾讯知心链、百度超级链、趣链为代表的头部企业在底层平台上建立了丰富的数字收藏生态。哔哩哔哩、小红书、起点读书等新媒体,以及权威官纸媒体等传统内容平台、文化投资、旅游交易平台,都出版了自己的数字馆藏。IBOX、Unique Art等国内成熟的数字收藏平台也积累了大量的专业玩家,万元的数字藏品秒售罄。相关数据显示,iBox平台钱包的注册用户按照10元/身份证/30天收取管理费,其合作的支付机构yeepay仅凭借该项目,预计月收入过千万元。今年以来,食品、饮料、c

由于数字收藏市场过于火爆,很多良莠不齐的企业都加入了进来。发行人通过发行数字馆藏,不仅获得了生态扩张和用户流量,还获得了大量的短期资金注入。大多数出版社在设计开发上的投入远远低于在运营团队上的投入,项目运营成为数字馆藏成功的核心。围绕数字馆藏的产业链应运而生。相关报告显示,根据客户需求部署一个联盟连锁分销平台,一周只需3万元,其中还包括行业常用的免责条款和法律文书页面。在这个链条上注册一个数字作品1000次,就会形成限量1000份的数字收藏,通过项目运营在国内外社交平台和社交工具上推广。对于炒作和投机者来说,数字藏品能用来做什么并不重要。有些图片本身有侵权也没关系。只要起步早,价格低,就可能有更大的增值空间和更高的投机回报。

行业现状凸显潜在风险。

根据监管要求,我国各大互联网平台均未开通二级市场交易,部分平台设置了再赠送功能,也就是说,买家从发行平台购买数字藏品后仅限于个人收藏和赠送。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引发疯狂投机的是二级市场的私下交易。礼品成为二次交易的出口,即使平台要求持有180天,也丝毫不影响投机者的热情。俗话说“藏几天,人间十年”。涨跌的速度和幅度直接影响市场情绪和信心。有些平台甚至根本不上数字藏品发条,就利用“左手转右手”和资金炒作,反复哄抬价格,引诱投机者疯狂购买,把数字藏品变成非法金融的票证工具。今年4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明确要求坚决遏制NFT金融证券化倾向。

根据北京邮电大学最近发布的《2021中国NFT市场白皮书》统计,在数字收藏平台上花费不菲的鲸用户中,有85%的人持有过加密货币,并有一定的炒币经验。而且鲸鱼用户进入市场更早,2021年4月前已经有45%的用户购买了数字收藏。于是,在“大局圈就是币圈”的市场格局下,“割韭菜”演变成了“拉地毯,就是项目方在做出宏大而崇高的承诺后,放弃项目,卷走投资人的钱逃跑”。虽然关停运行的数字收藏平台不在少数,但由于准入门槛低,行业规范极度缺失,行业风险加剧,平台数量仍在激增。

总结起来,首先是金融层面的反洗钱风险。将粗制滥造的数字收藏物品分布在公链上,利用以太坊等加密数字货币实现跨境资金转移和洗钱。这种风险不断改变区块链的交易载体,并继续对金融安全构成威胁。二是消费层面的反欺诈风险。包括将未经授权或假冒的艺术品制作成数字藏品出售,以及价格欺诈,即通过人为炒高价格误导消费者。卖出去之后平台跑路或者很难实现高价。由于数字采集平台属于发行方,这种明显的欺诈行为因其技术特性给维权和取证带来了极大的困难。第三是国家安全风险。除了交易主体的身份安全、账户安全等“币圈”顽疾,目前还发行了大量的航天飞行器、国家级文物、景点地标地理信息等领域的数字藏品。一旦传播到公共链,可能会造成重要数据和信息的泄露,给国家安全带来重大风险。此外,一旦基金积累形成的

作为元宇宙和数字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数字馆藏无疑是发展数字文化、构建数字身份和建立数字秩序的重要节点。合规有序增长是行业可持续发展的关键要素,行业乱象亟待规范和引导。针对当前数字收藏产业的发展,笔者提出以下三点建议。

首先是强化平台的法律责任。无论互联网企业、传统文化产业还是实体经济,作为数字典藏发行平台,必须严格落实平台主体责任。平台要在新兴产业发展中少走弯路,完善数字藏品的发行数量和定价机制,主动披露和化解各类潜在风险,坚决抵制虚拟货币、炒作、欺诈等违法犯罪行为,严格遵守跨境数据、跨境金融、隐私保护等领域的国际国内相关法律法规。

二是大力发展监理技术。目前各行业数字化水平普遍提高,仅靠法律条文的更新来保障合规发展是远远不够的。数字收藏产业的健康发展需要强有力的监管和技术保障。除区块链信息服务现有的备案管理外,迫切需要加快建立和完善公链、联盟链、私链平台数字化采集交易的现场监管和“事前-事中-事后”动态监管能力,构建集身份管理、平台交易、消费者权益保护和监督惩戒机制于一体的数字化监管体系,为提高交易透明度、促进证据完整性、强化网络执法提供技术手段。

三是构建行业准入标准。数字收藏行业是一个新的聚合生态,融合了科技、文化、实体经济不同领域的参与者,相应的法律法规并不完善。从业者要认真落实数字文化发展的战略要求,总结创新发展的经验教训,倡导行业发展的伦理标准,积极探索并形成相关标准规范的共识,提高数字收藏行业的准入门槛,收紧数字出版物的发行审核机制,加强发行和交易平台相关的技术指引,建立数字收藏行业的安全能力指标,通过行业自律和法律保护,共同维护数字收藏市场的消费者交易安全、数据流安全和数字收藏内容安全。

来源:中国电子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