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藏品怎么出手(媒体数字藏品,如何「破圈」出击?-)

作者:苏白原创:深眸财经(chutou0325)近期,数字藏品市场狂热无比。从个人资料图片(PFP)

作者:苏白

原文:深目财经(chutou0325)

4aab1fc75aea48f29f5be71d32813611~noop.image?_iz=58558&from=article.pc_detail&x-expires=1659665783&x-signature=xitgG0G7YlQFof7A%2FhO%2BprqzdCM%3D最近数字收藏市场一片狂热。

从个人资料图片(PFP)、元宇宙、艺术收藏、游戏、体育、音乐、文物等等,无一不诠释着“一切皆可数字化收藏”。玩家、平台、IP、品牌、各类服务中介对整个行业热情高涨。

近日,《环球时报》推出重磅新闻数字典藏,首次呈现1997年正式更名为《环球文萃》的第一期编号《环球时报》,即1997年1月5日第207期《环球时报》头版数字典藏。《环球时报》推出的数字馆藏并不是第一个“新闻数字馆藏”。事实上,早在去年,新华社就评选出了“奥运首金”、“疫苗接种超过26亿次”等2021篇新闻摄影报道,并将其铸造成中国第一套“新闻数字馆藏”。

我们不禁要问:连传统媒体都开始出版数字馆藏了。这是跟风吗?还是数字收藏坏了?

01 数字藏品,还是“本土化NFT”?

数字收藏和国外的NFT不一样,所以“数字收藏”可以理解为“本土化的NFT”。起源于NFT,但不同于NFT。

首先,从本质上来说,NFT的全称是不可替代令牌,是一种基于区块链发行的非同质令牌,其中每个令牌都是唯一的,不可互换的。Token代表token,国内数字收藏市场一直强调“T”,即弱化数字收藏的金融交易和投资属性,强调与实体经济的结合,突出文化创造的价值。

再细看,两者在监管、购买方式、权利、交易、投机属性等方面都存在显著差异,这也意味着国内数字收藏需要走一条独特的道路。

在国内,数字馆藏多以创新的技术手段与项目创作层面相结合,内容制作符合传统文化和文物。在安全、创作、运营商的共同努力下,数字馆藏为虚拟商品创造价值,同时增强我们对传统文化和传统文化创作的认同感和归属感,使文化具有更持久的生命力。

那么,媒体数字化采集的趋势是什么?

数字馆藏,因此得名不可思议,是媒体机构发行的数字馆藏。自2021年以来,国内外媒体机构都在进入该市场,各种媒体数字收藏种类丰富,相互竞争,大致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新闻内容的数字化采集,如《环球时报》新闻数字化采集;新华社年度新闻摄影作品数字精选;《时代》周刊的标志性封面;CNN的“改变我们的时刻”数字收藏项目;《纽约时报》作家凯文鲁斯在NFT等地开设专栏。这些是关于新闻报道、新闻事件和新闻历史的数字收藏。

第二类是时间节点的数字典藏,如2022年春节期间总台推出的首套独立原创IP 3D数字典藏《虎宝宝》;新华社发布《乡村振兴》系列数字典藏;腾讯发布《致敬五四深大新青年纪念版》数字典藏;人民日报发布五一劳动节数字集锦等等。这些数字收藏是从特定的时间节点,如节日、纪念日、历史标志等来制作的。

第三类是跨界联动数字收藏,如2022年总台CCTV-1 《古韵新春》节目组、中央电视台、湖北省博物馆、腾讯音乐娱乐集团-QQ音乐、腾讯区块链、扬子晚报推出互动数字收藏项目《古律叩新春,礼乐承千年》;湖北电视台经济频道、科技公司发行的“汉瓦”。媒体组织与其他行业合作伙伴一起创建数字馆藏,这可以称为“跨界联动数字馆藏”。

02 媒体数字藏品值多少?

当然是“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可能有读者会问,这种“看得见摸不着”的媒体数字收藏,对我们普通用户有什么特殊价值吗?

其实,收报纸、收报纸早就有了。伟大的新闻史学家方汉奇教授曾经说过:“收集报纸是一种非常高雅的文化活动”。

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而且

然而,对于传统媒体机构来说,媒体数字馆藏承载着传统新闻的生命力,通过虚实结合,为用户搭建起一座独特的虚实之间的数字桥梁,充当着中国文化历史的传播者和见证者。

首先,媒体数字收藏的价值是“内容”。在无限复制的世界里,“独家、原创、独特”这些关键词一直伴随着媒体新闻的发展。尤其是那些原创性强、历史悠久的大媒体,在整个媒体行业具有权威性、公信力和社会声誉。作为头部媒体,在新闻报道、新闻传播、新闻内容等方面都有别于其他行业。

当数字馆藏的稀缺性、丰富性、交易性、同一性等特征与媒体特有的优越性和创造性相结合时,势必会给用户带来与以往数字馆藏不同的体验,从媒体数字馆藏的“内容”上为用户开辟一个数字资产的新世界。

其次,数字媒体收藏的价值与时俱进。今年4月29日,新华网首个乡村振兴数字集锦—— 《看得见的改变石阡旧貌》上架后迅速售罄。该作品集由新华网邀请中国著名山水画家王有学根据新华社指定的贵州石阡变化图进行艺术创作。是新华网进一步助力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将数字公益文化IP与区块链科技相结合的有力实践。

a088a00ae719409eae78a861f1a7f345~noop.image?_iz=58558&from=article.pc_detail&x-expires=1659665783&x-signature=VHsxJCgq2yk6NJzqu5iSM6uPrO4%3D图片来源:新华网

据了解,本次数字征集所得将捐赠给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用于支持“县域青少年快乐足球公益”活动,助力中国县域体育事业发展和乡村振兴。数字媒体集为传统新闻注入新的动力,使媒体不再是单纯的媒体,为新时代数字媒体的发展开辟了新的道路。

此外,媒体数字收藏也值得“传播”。2022年,中央电视台CCTV-1 《古韵新春》节目组联合湖北省博物馆、腾讯音乐娱乐集团-QQ音乐、腾讯区块链、扬子晚报推出新媒体互动项目《古律叩新春,礼乐承千年》数字收藏,接收用户超过12万,创造了腾讯数字收藏活动的历史新纪录。

6c6e2994a7a348a2b72ed42c84c13a69~noop.image?_iz=58558&from=article.pc_detail&x-expires=1659665783&x-signature=azHHXX%2BoHC3%2Fm%2F7VNrHLRfO%2Brzo%3D图片来源:Tencent.com

从春节开始,我们中国人就对这个节日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在这个特定的时间,媒体平台发挥其强大的用户流量基础,通过现代科技的加持发布数字馆藏,在线敲响曾侯乙的编钟,具有特殊的文化意义。中国传统节日文化与礼乐文化的融合,是春节民俗文化的传承,是编钟文化的现代化,是传统文化与现代数字的演绎。

03 媒体数字藏品市场下“暗流涌动”

2022年7月12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关于印发《上海市数字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的通知。明确试点NFT在版权保护和数字IP全球流通方向的应用,助力数字经济发展。

试想政策发布的后续:有原创数字收藏的互联网公司会进行调研;传统文化艺术企业将积极寻求突破;数字馆藏在“版权和数字知识产权”方面进行商业探索。传统媒体因其在“版权和数字IP”领域的特殊作用,必然会加入探索阵营。

有人会问,这是否意味着媒体数字收藏将迎来新的热潮?

我认为我们应该更多地考虑热度下的“暗流”,因为这是影响媒体数字馆藏发展的关键问题。

目前数字收藏行业面临的最关键的问题是平台的发展不成熟。与国外NFT相比,国内数字收藏起步较晚,主要以一级市场数字收藏交易为主;以阿里、腾讯、百度等为代表。分别布局蚂蚁链、信链、超级链等。代表有腾讯魔芯、阿里鲸童军(蚂蚁连锁粉条)等。换句话说,现阶段数字采集平台的发展仅限于“大厂”和一些“小厂”。想象一下,一旦平台停止运营,买家或数字收藏持有者将会受到怎样的影响

例如,腾讯新闻最近宣布暂停销售数字收藏。据了解,腾讯新闻App中的“数字收藏”已被“数字订购”取代。可想而知,有多少参与的数字采集玩家直接“破防”。“不能再低价卖了”、“就在你手里”、“退款”之类的词汇充斥着讨论区。作为一个参与腾讯新闻App送的数字采集的玩家,除了在讨论区疯狂吐槽,别无他法。

4f8fdf94ec584eea85f2a30c3626f31c~noop.image?_iz=58558&from=article.pc_detail&x-expires=1659665783&x-signature=52p2biDW0H1F%2Buf89wxWLFPN7tk%3D图片来源:腾讯新闻公告

同时,媒体机构发布数字馆藏有很高的门槛,从《纽约时报》到美联社、福克斯到《时代》周刊、新华社发布《乡村振兴》系列数字馆藏、纸质网站发布系列数字馆藏。媒体的数字收藏平台包括新华数字收藏、荆灵人民美术馆、时间收藏、金钱豹和青年宇宙.我们从已经出版媒体数字馆藏的新闻机构可以看到,知名的媒体数字馆藏都是大型媒体集团出版的,有一定的门槛限制。

一方面,这些媒体机构有足够专业的新闻内容作品来决定。另一方面也是媒体的资金量决定的。资金量巨大的媒体风险承受能力更高,在不影响主流媒体业务的情况下尝试一下。另一方面,资金较少的媒体风险承受能力不足,容易影响媒体的主流业务。这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媒体机构发布数字馆藏的门槛,形成了发布数字馆藏的“特定媒体”。

当然,媒体数字馆藏严重的产品化也不容忽视。由于媒体发布数字馆藏的行为本身就是在为加密经济背书,一旦媒体机构在发布数字馆藏的过程中过度追求“媒体数字馆藏的产品化”,媒体机构原本的公信力就会大打折扣。

例如,2021年3月,美联社以约18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一套题为“美联社称2020年总统选举将在区块链举行——从外太空看”的数字收藏。拍卖结果公布后,这个社区的许多用户反对新闻媒体公布数字收藏,并在推特上留下嘲讽的消息。

媒体最初的作用是监督和纠正不良现象,协调社会关系,传承文化,提供娱乐,引导公众,传播信息。媒体承担着巨大的社会责任,关系到社会安定有序和舆论导向。

可以说,媒体内容的强大质量是前提,数字收藏是内容的加分项,起到了锦上添花的作用。如果本末倒置,将媒体数字馆藏过度商业化,那就得不偿失了。

那么,出版数字馆藏的媒体坏了吗?

数字媒体收藏为数字收藏在媒体行业带来了合适的应用场景,形成了“破圈效应”。一个全新的数字媒体收藏商业模式,可以在流量中创造价值,提供媒体与买家更好的互动方式,深入挖掘媒体背后的意义,充分扩大国内外各类新闻背后生生不息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力。在数字馆藏相关技术创新的基础上,探索和发展数字媒体,进而推动媒体产业升级,是媒体机构的一条新路。

我们是有幸见证媒体数字收藏发展的一代。当然,我们也希望能以长远的眼光看待数字馆藏和媒体数字馆藏。让媒体数字典藏发挥其核心价值,与更多的新闻应用功能场景相结合,让数字典藏成为媒体的锦上添花!

参考链接:

1.千年礼乐一“敲”,“古韵新年”实力出圈!媒介

2.纽约时报NFT拍卖50万美元,The Verge

3.媒体公布了NFT。这是插曲吗?哥伦比亚新闻

4.《乡村振兴与看得见的变化》数字集锦在此,新浪财经

5.数字收藏:普及之后,将何去何从?中国江苏网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