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螺币上市交易无望(陀螺币有没有市场收藏价值)

2021年以来,数字藏品,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实现标识确认权益归属的数字消费品,凭借新奇的文化体验与数

2021年以来,数字藏品,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实现标识确认权益归属的数字消费品,凭借新奇的文化体验与数字营销手段迅速席卷文创市场,创新企业、互联网巨头、金融机构、传统上市公司甚至官方机构无一免俗,涉及领域之多、入局机构之广令人瞠目结舌,在市场掀起了一场以数字IP为主题的消费狂潮。截止至今,数字藏品平台数已超千家,其中不乏工信部、文旅部等国家机构的身影。

可以看出,数字藏品正以其强大的虚实结合叙事能力展现出强劲的发展潜能。但另一方面,图片化的售卖载体、价值性与艺术性的失衡、无规则的市场泡沫也让数字藏品市场成为了蛮荒下的无序之地。围绕数字藏品的价值性与和合规性的讨论不断,甚至一度成为了网络舆情的发酵漩涡。6月以来,数字藏品退潮明显,市场流动性显著降低,头部平台幻核甚至深陷裁撤传闻中。

近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上海市数字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其中频繁提及NFT内容,明确提出支持龙头企业探索NFT交易平台建设,研究推动NFT等资产数字化、数字IP全球化流通、数字确权保护等相关业态在上海先行先试。在政策所释放的积极信号与市场遇冷的冰与火之中,数字藏品市场将走向何方?

对此,BSN与陀螺科技联合主办本次线上访谈活动,本次访谈围绕“合规视角下数字藏品市场展望——有价值还是真炒作?”这一主题,邀请到红枣科技CEO、BSN发展联盟常务理事何亦凡 、宝龄国际数字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兼中国信息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景戈韬、深圳市信息服务业区块链协会副会长余维仁等三位行业资深人士,深入探讨数字藏品市场的发展现状与合规未来走向。

视频加载中…

何亦凡:数字藏品需回归商品属性,业务需求成核心,未来半年到一年将会是行业存亡的关键阶段

红枣科技CEO、BSN发展联盟常务理事何亦凡认为,尽管上海新规作为一个地方性规划,其仍是以宏观法律法规为标准,适用性有限,但新规对NFT技术发展仍具有高度的超前性与积极性。另一方面,从市场引导角度,规划中对于NFT的相关用词仍有一定误导性,存在技术发展与业务形态的模糊地带,也因此引起市场上对于NFT产品等数字资产的广泛争议。总体而言,上海新规的出台更多是侧重于NFT的技术价值认可,而非对于数字藏品等产品方向的准入放松。同时,他强调,数字藏品这一名词带有典型的投资属性,其合规走向仍需要回归到数字商品属性,成为技术体系中的数字商品归类。

从价值的角度,何亦凡认为购买目的与需求的占比是判断行业是否进入炒作阶段的关键,当前数字藏品的购买者更看重增值性与盈利性,因此数字藏品现仍处于炒作阶段,但其正是新事物在经济发展的一个必然阶段。在逐利性的刺激下,投资者为获取未来预期而承担现期风险从而开展炒作与投资,是新商品新业态出现后的自然发展规律。但在中国特殊国情与体制下,投资市场以个人为主要主体,监管也因此对于数藏所可能造成的金融化风险持有高度审慎的态度。而近日幻核裁撤传闻也可窥出大型商业机构对于数字藏品商业方向的不确定性,该事件对于行业发展也是极为重要的转折。后续数字藏品行业会走向健康发展还是迈入监管关停,核心是需找到可支撑商业逻辑的业务需求,未来半年到一年将会是行业存亡的关键阶段。

从发展方向,何亦凡认为当下同质性强的大多数数藏平台会随着市场泡沫清退而灭亡,但也会从该种压力测试中涌现出真正具有业务需求与使用场景的模式与应用,从而推动技术的进步与产业的发展。未来,除小部分平台深耕于数藏行业外,其他平台会逐渐脱离数藏的桎梏,利用NFT技术在品牌营销、凭证、票证、账户管理、知识产权等细分领域方向发展。同时,在元宇宙渐行渐近的背景下,数字商品特有的虚拟性与便捷性,天然具有海量的商品量和庞大的市场空间,而虚拟电商平台的业务逻辑将与传统电商一致,未来或将出现由数藏平台演进的阿里级别电商平台。此外,NFT在政务端将拥有广阔应用前景,将作为未来公共网络基础设施中的单体数据库出现,推动私域化数据向公域、前端可验证转移。

景戈韬:聚焦NFT技术本质,挖掘可持续发展的商业闭环,数字藏品将分化两条路径

宝龄国际数字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兼中国信息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景戈韬认为,上海作为我国经济改革政策的试验区和排头兵,对于未来发展数字经济方向的政策指导和规划具有风向标意义,从宏观规划而言,本次规划与国家文化数字化战略意见的指导思想有共通之处,但侧重点略有不同。文化数字化战略聚焦于数字文化的发展,而本次规划面向更广泛的产业端和社会面,但两者基于数字化转型与技术制度同步驱动的联动性原则制定。她强调,上海新规中回归了NFT的技术本质,拓宽了数字藏品的边界,明晰了数字藏品作为NFT技术的应用场景与形态而存在。对于后续合规化方向,她指出尽管数字藏品目前仍存在着洗钱、非法金融活动等客观隐患,但资产数字化趋势已被广泛验证,而NFT作为资产数字化技术,探索NFT技术的应用落地也将为大势所趋。

从数字藏品价值角度,景戈韬认为平衡数字藏品价值与炒作的关键是挖掘可持续发展的商业闭环。她指出,价值因人而异,事物价值不可简单以使用价值去衡量,数字藏品作为一种新型可确权、可追溯的数字消费形式,与当下Z时代的主流价值观所引导的消费理念和市场需求是高度契合的,也因而在市场引发了较高的关注度。而在这种关注之下,市场才会自发推动技术的发展与创新。从这一角度而言,数字藏品的火热吸引了更多的价值创造者进入数字产品领域,此点对于数字转型和新消费的升级起到了非常正向的作用,但同时也应警惕劣币驱逐良币的市场现状。而对于藏品本身的价值,她认为藏品价值依托于文化价值属性以及其背后的实物资产价值,价值若产生严重背离,无疑会落入炒作的窠臼。

从未来发展方向看,景戈韬认为数字藏品平台会分化为两条不同路径。一方面,鉴于收藏本身的小众性质,部分平台将会从细分类、垂直性更强的方向切入,从而涌现出属于该领域的独角兽。而另一方面,数字藏品平台将脱虚向实发展,通过虚拟环境中的弯道超车形成大众化的市场,实现从传统电商向新型内容电商的转变,并以此进一步超越当前实体电商巨头。

余维仁:监管不会实现一刀切,备案审查有望成为合规主要途径,数藏平台最终将百家争鸣

深圳市信息服务业区块链协会副会长余维仁认为,在当前经济增长乏力,我国数字经济转型加速的大背景下,上海NFT新规的推出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一方面,规划应证了数字藏品的应用价值,以规划的形式给予其正名,另一方面,在当前数藏NFT行业良莠不齐的背景下,行业规划也明确提出了在合理监管框架内推动NFT有序发展。从监管趋势而言,他认为行业标准化不足是数藏行业乱象背后的关键核心点,后续围绕数字化内容知识产权、文化资源体系授权以及平台准入方向的标准化、规范行业发展的文件会逐步细化。同时,监管不会呈现出一刀切、广泛化的局面,与区块链行业类似,主管部门会通过加强备案审查,推动市场主体规范发展。此外,作为行业与市场的沟通桥梁,行业自律组织与规范作用会进一步凸显。

对于数字藏品的价值,余维仁认为数字藏品的核心价值点是通过赋予数字藏品唯一的区块链编号,从而最大限度地保护数字内容创造者的权益,进而激发创造者的热情。而从宏观视角来看,尽管我国文化底蕴深厚,但缺乏市场机制盘活文化资源与市场,数字藏品是该领域的创新代表。另一方面,数字藏品不仅与时下元宇宙热门话题相呼应,更为品牌营销开创了新表达,目前已有众多品牌开始尝试通过数藏创新玩法输出品牌理念,达到降本增效的效果。此外,数字藏品可追溯、不可篡改、可确权等特性与当下我国数字文创内容产业的发展不谋而合,尤其是在我国文化数字化战略大背景下,数字藏品有利于推动文化交流。

对于数字藏品市场的发展方向,他指出,目前市场的两极格局恰恰是数字藏品应用价值的有效例证,随着泡沫的退潮,投机性的市场支撑将会减弱甚至不复存在,而实际的应用价值将会逐渐发掘从而吸引更多从业者的加入,这也与当前市场下平台的不断增长相一致。后续,数字藏品将会通过实体权益的附加实现脱虚向实发展,与艺术品、版权、传统文化内容等融合,给消费领域与文化传播等方面带来新的表达形式,长期来看,数字藏品通过技术推动完成复杂数据的标记,有望成为元宇宙热潮下的重要数字资产。鉴于NFT的非同质化特性,数字藏品平台最终将会形成一个百家争鸣的格局,平台将更加细分化,并在适用场景或者单个叙事价值上占据行业领先者地位。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