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信号?南京、华夏、光大银行相继进入数字催收轨道。标准化开发下还有哪些可能性-

作为布局“元宇宙”的敲门砖,数字藏品吸引了不少机构入局,商业银行也是其中参与者之一。8月11日,北京

数字馆藏作为布局元宇宙的敲门砖,吸引了众多机构,其中商业银行也是参与者之一。

8月11日,北京商报今日记者注意到,近日,南京银行、光大银行、华夏银行等多家银行都推出了面向用户的数字收款。“酷运动鸭”和“大眼睛小茄子”.各种各样的数字收藏吸引了许多用户的注意。

但从数字典藏的性质来看,现有银行推出的数字典藏主要以营销和宣传为主,不涉及二次交易,且多数数字典藏以用户权益的形式呈现,意在提升银行的品牌形象和获客、活客能力。

图片来源:Yitu.com

许多银行探索数字收藏。

银行的数字催收队伍进一步扩大。北京商报今日记者注意到,近日,南京银行、光大银行、华夏银行等多家银行都推出了数字催收。

8月10日,南京银行发布首个数字系列,以南京银行品牌IP Hello Duck为原型,由职场加油鸭、赛博朋克鸭、潮酷运动鸭、名画艺术鸭、南京Hello Duck五大系列组成。该系列数字藏品由腾讯提供给众信,具有唯一性、不可替代性和不变性的特点。

8月11日,记者北京商报今日从南京银行客服人员处获悉,南京银行推出的数字收款活动,截止8月31日,仅限持有南京银行借记卡和信用卡的用户,活动于每周三10: 00在“南京银行信威厅”正式开始。每位用户只允许领取一个数字藏品,领取“你好鸭”数字藏品的用户在活动结束后将拥有相应的南京银行“新E商城”满额。

在南京银行推出数字典藏的同一天,光大银行与新华网联合推出了以“绿色低碳”为主题的小茄子数字典藏。本次数字典藏涵盖了美丽中国、多元生态、低碳行动三大类32个数字典藏,还有4个生日蛋作为稀有品的数字典藏。北京商报记者今日发现,小茄子的数字收藏可以免费领取。集合以盲框的形式出现。点击“立即抓取”提取相关主题的数字收藏头。根据相关资料显示,此次发行的数字典藏有2000本,目前页面已经显示售罄。

不久前,华夏银行郑州分行也发布了十周年数字典藏“郑小霞”。此外,中原银行、Xi银行和北京银行也推出了数字托收。

谈及多家银行布局数字馆藏的原因,博通金融行业高级分析师王鹏博认为,银行布局数字馆藏的动力在于数字馆藏被讨论的多、新颖、热门,且自身具有礼品属性,成本低。它们也属于数字技术的范畴。银行会从吸引用户和流量以及自身数字化转型的角度考虑布局类似产品。

主要用于营销和宣传。

事实上,从2022年开始,数字馆藏的概念就一直在爆发,各行各业都在试图从中分一杯羹。从目前银行销售的数字催收来看,目前银行推出的数字催收主要以营销和宣传为主,意在为银行引流和获取客户。

光大银行在征集数字典藏的说明中提到,此次发布的数字典藏数量有限且免费。用户不得将数字收藏用于任何商业目的,并抵制任何形式的价格投机、场外交易、欺诈或以任何非法方式使用。

华夏银行郑州分行在“郑小霞”数字典藏公告中也提到,分布式数字典藏仅用于典藏,禁止从事任何形式的价格炒作、有偿转售等违法行为。

在零一研究院院长余百成看来,对于服务大众的金融机构来说,通过预约或作为用户权益赠品的方式免费发放数字藏品,可以提升用户尤其是年轻用户的活跃度和认同感,是营销推广品牌的较好方式之一。不仅仅是金融机构,包括电子厂商、服装品牌、化妆品品牌等。都在出版数字馆藏,希望在元宇宙发展的前期占据主动。推出数字馆藏是品牌机构的重要数字化探索,也是与年轻用户建立深度联系的新机遇。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数字馆藏普及的背景下,很多非官方的交易平台也借机进入市场,允许用户对购买的数字馆藏进行自主定价和转售,这也为数字馆藏的炒作埋下了隐患。此前,北京商报今日记者发现,在不少社交平台上,一些“黄牛”以收购银行数字藏品为“噱头”,诱导用户。

参与其他数字藏品交易平台交易。而为防止数字藏品金融化风险蔓延,微信、支付宝等渠道也加强了数字藏品相关商户的资质审查及管控,严控之下,数字藏品也曾经历一段时间的低潮期。

易观分析金融行业高级分析师苏筱芮表示,此类“黄牛”交易行为最终指向的是疑似非法平台,这类平台并未在正规应用市场中上架,并且缺乏与运营主体相关的重要信息展示,很可能是诈骗平台的“马甲”,用户需要对此保持警惕,不轻易输入自己的银行卡号、身份证信息,以免招致后续信息泄露乃至资金损失的风险。

应对相关转让渠道进行限制

谈及数字藏品,最绕不开的就是其原始形态NFT(Non 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自诞生以来,对于NFT的投机炒作现象便屡见不鲜,这也让市场对于数字藏品“去金融化”的呼声越来越高。

对银行来说,在“去金融化”的背景下,银行如何规范管理数字藏品相关业务也至关重要?。王蓬博认为要明确两点,第一数字藏品不应有金融属性,不应该设立二级市场进行二次交易,这样才能最大范围地保留其收藏价值,而不至于成为炒作的工具;第二数字藏品从技术上不难实现,成本也不高,也不应该被认为是银行数字化改革的标志。

“当前银行发力数字藏品主要还停留在初步阶段。”苏筱芮表示,主要是推出一些简单藏品作为市场试水的动作,但不同银行之间的动作略有差异,部分围绕自营业务单独发行,而部分选择了跨界合作。银行规范数字藏品业务首先要在营销宣传上注意措辞,强调收藏品的纪念意义而不是升值空间,其次是对相关的转让渠道、转让方式等进行相应限制。

不过需要关注的是,虽然当前海内外对于数字藏品领域投机炒作乱象依旧存在,但仍要注意其存在和发展的意义。在于百程看来,数字藏品在国内发展路径与国外不同,“去金融化”和避免炒作是国内数字藏品的特征。银行作为金融机构,在数字藏品探索中更加会注重合规性。因此,银行数字藏品采用主流技术平台,仅具有收藏功能,不具有交易转售属性,另外银行数字藏品多结合自身的品牌形象标签和特色业务,在活客的同时也推广了自身的品牌特色。

北京商报记者 宋亦桐 李海颜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