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藏品怎么卖,数字藏品有价值吗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永菲 冉学东 北京报道2022年,数字

数字藏品平台已突破500家,正陷入“假性存量竞争”怪圈
数字藏品平台已突破500家,正陷入“假性存量竞争”怪圈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永菲 冉学东 北京报道

2022年,数字藏品赛道迎来爆发式增长,许多互联网大厂、上市公司、国资平台等纷纷入局。截至2022年6月15日,据不完全统计,国内数字藏品发行平台数量已经突破500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22年2月,国内数字藏品平台为有100余家。

不过,数字藏品发行多而不精,同质化严重,以二级市场为营销重点的策略导致炒作盛行,数字藏品产业被拖入了“假性存量竞争”的怪圈,亟需监管。

在6月14日召开的“2022观火元宇宙数字藏品线上峰会”中,多位业内专家对数字藏品突破“假性存量竞争”的怪圈与可持续发展建言献策,强调以区块链技术坚定实践文化数字化,首先要从企业端加强引导与监督,重点赋能实体经济。

陷入“假性存量竞争”怪圈

处于早期阶段的数字藏品平台野蛮生长的同时乱象丛生,降低收藏门槛、放任炒家入场带来的藏家质量良莠不齐,甚至出现了许多虚假上链、操盘二级市场的平台。可以预见,未来有关数字藏品行业的具体监管措施一旦落地,数字藏品行业将面临大面积洗牌局面。

数字藏品产业如何突破“假性存量竞争”怪圈、可持续发展?数字藏品监管与合规的靴子会以何种方式落地?成为数字藏品行业亟需解决的难题。

哈工大(深圳)区块链发展研究院数字经济研究员吴俊杰认为,数字藏品发展要注意平台、数据、产权三点合规。平台合规要关注资质合规落地,所需资质的要取要齐备;数据合规要按照数据安全法的规定,切实履行数据安全及数据质量的管理职责。

“关于知识产权的合规,国内NFT第一案中的杭州互联网法院认为,数字藏品平台需要承担较高的事前审查义务,开展了数字藏品业务建议要严格的事前审查机制,同时要设立举报机制。”吴俊杰介绍。

“数字藏品想要突破‘假性存量竞争’的怪圈、良性可持续发展,首先在企业端加强引导与监督,重点进行实体经济赋能;在用户端,首先在行业内部形成加强消费者保护与投资者保护的共识,建设聚合导航社区,加强用户与用户,用户与企业的沟通。”中国万网创始人、Hyperchain超块链董事长、青怡投资创始合伙人张向宁介绍,“假性存量竞争”指的是市场教育受阻、新用户流入通道被屏蔽,海量新用户群体拓展受限,行业只能在现有格局里面竞争。

在企业端,此次观火峰会中,发布了以数字藏品赋能实体经济解决方案提供商“数藏云”。张向宁宣布,“数藏云”将拿出1亿人民币,为1000家实体企业提供免费数字藏品领域的技术供应,帮助实体企业跨过Web2与Web3的鸿沟。

在用户端,用户共创型数字藏品聚合导航社区“数藏之家”及“观火文化数字化产业智库”成立。数藏云共同发起方代表、火讯财经创始人、中信出版社《数字化引擎》作者龙典表示:“数藏之家将形成对数字藏品行业的媒体服务矩阵,推出导航、点评、访谈节目、评级、排行榜等类别,帮助解决数字藏品行业用户端存在的信源质量低,炒作盛行,用户分辨能力低等诸多痛点,并在用户端产生对数字藏品的多样化、高质量、多使用场景的高级需求,倒逼B端进行结构调整,促进数字藏品‘良币驱逐劣币’效应的出现。”

发掘数字藏品文化价值

“就像沙漠里的骆驼,永远知道水源的方向。一些先行者已经嗅到了互联网的发展新阶段的到来,数字藏品、Web3和元宇宙必将支撑起互联网行业的下一个十年辉煌。”Hyperchain 超块链创始人、中科院软件所互联网实验室前总工程师、国家科技进步奖获得者史兴国感叹说。

区块链技术为互联网增加了新的信用维度,新的商业模式、新的业务形态将不断涌现,数字藏品就是新业务形态的一种具体体现。2022年5月22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出台的《关于推进实施国家文化数字化战略的意见》对于数字藏品行业发展而言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数字藏品产业发展的政策红利期正在来临,迎来拐点阶段。

对于数字藏品二级市场,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肖飒强调,数字文化,数字交易跟NFT二级市场并不是一回事。绝对不能把《关于推进实施国家文化数字化战略的意见》当做是一个重要的法律依据,更不能去做相应的数字藏品二级市场。从目前的法律的情况来看,数字藏品二级市场的开放实际上还有一定的法律瑕疵和法律障碍。

“不管是数字藏品还是国际视野下的NFT,都为整个区块链行业带来一个合适的应用场景,由此形成破圈效应,同时也昭示着基于非同质化代币的数字资产逻辑,在未来可以运用到各行业中。这是数字藏品IP的最大价值,希望能以长期的心态去看待数字藏品,而不是短期炒作。”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执行主任、火大教育校长于佳宁呼吁道。

BSN发展联盟常务理事、北京红枣科技CEO何亦凡也指出,不管是从技术、基础设施、应用还是从法规来讲,数字藏品行业还在探索的过程中,要规避数字藏品金融化和滥炒作,数字藏品的最终发展方向应该是数字商品,要拥有和商品属性对应的使用场景,且必须在区块链环境下实现。

充分发掘数字藏品应有的文化价值,数字藏品需要尽可能对去金融化,决不能让数字藏品成为炒作和非法集资的代名词和灰色、黑色产业的洗钱工具,让数字藏品成为推动数字文化产业强健发展的新引擎。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