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调查|亲测年轻人的NFT,一万块的集合只剩1000块了——

近日,说唱歌手MC HotDog发布了自己的最新单曲《NFT》,唱着元宇宙、去中心化等概念,但歌词也

湾财调查亲测套牢年轻人的NFT,万元藏品仅剩一千
湾财调查亲测套牢年轻人的NFT,万元藏品仅剩一千

近日,说唱歌手MC HotDog发布了最新单曲《NFT》,唱出了元宇宙、去中心化等概念。但歌词也充满了关于NFT是“为了发财还是为了艺术”的困惑。

在过去的半年里,NFT在国内外创造了许多财富神话。如今,人们不断走进那扇门,即使他们对此知之甚少。

中国这个叫“数字收藏”的新生事物真的能赚钱吗?杜南湾金融学会记者近日采访了多位国内NFT玩家。他们大多是大学生,有的穿梭于各大新闻群获取信息,有的自己就是群主,联合群友“想打哪儿打哪儿”。有人看好《超宇宙》和《NFT》的未来前景,大多数人进入游戏是因为看到身边的朋友赚钱。

值得注意的是,5月中旬以来,“向下震荡”已是常态,ibox、Seven Universe、Hotdog等开放流通交易平台,藏品价格均出现明显下跌。

很多人认为,狂乱的数字收藏没有健全的价值锚定系统,是一场传递包裹的游戏,随时会有人打断,也不会有人接手,尤其是监管的锤子落下,几万件藏品可能一夜归零。

00-1010 NFT赚钱的逻辑和所有商品交易一样——“低买高卖”。

“上一波暴跌的时候在ibox买了不到100块钱的好玩的,两三个月了还没看到。5月初打开APP,发现价格涨得离谱,于是清仓,获利1.7万。这是第一个让我盈利170倍的平台,”陈乐告诉南都记者。

陈乐说,如果他再贪婪一点,再等一个星期,他的藏品将价值5万元,但如果到了6月,这些藏品的价值将缩水30%。“我很高兴我跑得快。虽然少赚了3万,但实际收入总比有价无市要好。”

陈乐今年硕士毕业,已经和一家航空公司签约,有空余时间研究如何赚钱。去年年中,陈乐开始接触货币圈。7月,在接触到区块链游戏加密猫后,他开始研究国内的NFT市场。“虽然NFT国内外差别很大,但我总觉得它有增加几千倍的潜力”。

陈乐说,当时中国没有多少NFT平台。他主要在腾讯魔芯和阿里鲸探(原名:蚂蚁粉条)上买了一些有意思的数字收藏。“那时候NFT便宜,大多从9.9元到19.9元,很容易买到。一般中午12点发售,下午4点还有。”但从2022年开始,他发现这两个平台上的藏品都在出售。

湾财调查亲测套牢年轻人的NFT,万元藏品仅剩一千
湾财调查亲测套牢年轻人的NFT,万元藏品仅剩一千

阿里鲸搜索页面。

不过目前猎鲸只开放了180天,不能用于平台的二手交易,而魔核目前出售的藏品也不能用于二手交易,不能转让作礼品。“我对这两个开放二级市场不抱太大希望,但希望能缩短转让期限。事实上,虽然鲸鱼童子军开放免费转让,但有许多场外交易,平台也惩罚了许多私下交易的用户,”陈乐说。

2021年12月底,陈乐关注了ibox,趁着各种ibox藏品的不景气,陆续买了一些藏品,主要是图片。“当时很多藏品都是破的,起拍价299元。我买的时候才32块,有的甚至低到10块钱。”5月7日,当陈乐再次登陆ibox时,他发现自己之前购买的藏品价格已经飙升,32元的藏品价格已经涨到了6666元。他选择在清晨清除它们。

湾财调查亲测套牢年轻人的NFT,万元藏品仅剩一千
湾财调查亲测套牢年轻人的NFT,万元藏品仅剩一千

上图为陈乐部分藏品的成交记录。

南都记者注意到,陈乐之前购买的“iBOX 002空投版”最近波动较大。截至6月19日,空投号295最低价3250元。但根据该藏品的寄售记录,在六位买家中,第五位买家的买入价为12996元,而卖出价则减半至5300元。5月21日,第六个买家以5300元买入后,寄售价格每天都在变化,价格在3250万到30,0之间波动

“即使我从ibox赚了钱,我仍然会劝我退出,甚至成立几个小组来退出,”陈乐告诉南都记者。“价格不合理的上涨,崩盘会悄无声息的到来。”陈乐说,5月底,他在自己的群里做了一个盈亏统计,有88人参与,盈亏比大约是3:7,其中亏损万元以上的有25人。“很多都是大学生”。

在ibox清理之后,陈乐的数据库平台中只剩下NFTCN和二级交易。但因为拿不到第一批藏品,他的藏品基本都是从寄卖市场购买的。目前投入了12000元左右,没有再交易。

,“虽然手中的藏品亏了几百块,但对比之前参与的平台的振幅,算小了。现在在赌这个台子能起飞,即使真亏了,也是拿利润在玩”。

抄底抄在半山腰

几十块钱抽签购买的一个数字藏品,转手就能卖几千元,由几张小图组合而成的合成图底价上万元,这在数藏平台HOTDOG上不足为奇。

以“赛博封神”系列的杨戬为例,HOTDOG流转市场中该数字藏品的价格区间高达8600-999999元。该藏品是4月29日抽签发售的数字藏品,发售价仅为59.9元,限量1000份。

但值得注意的是,普通用户很难抢到首发名额,抽签或者盲盒等都需要用户持有该作者的数个作品,“这就会使得很多用户转战二级市场进行高溢价交易,二级市场活跃了,会吸引更多的人参与”,曾在HOTDOG赚了数万元的小风告诉南都记者。据他介绍,一份合成图“雷震子”曾涨至5万,但现在的价格是1.2万元左右,“中间接盘的基本认栽。”

20岁的计算机系学生许言在HOTDOG上买了几个“永动机”藏品,970左右入手,目前底价为560元,“我以为是抄底买,谁知道抄在了半山腰,但在HOTDOG并不是亏损最多的,七级宇宙亏损近6000块”。据许言介绍,购买了“七级宇宙”平台的水浒系列藏品,并进行了合成,合成成本约3000,但最后1000块成交割肉离场。

湾财调查|亲测套牢年轻人的NFT,万元藏品仅剩一千
湾财调查|亲测套牢年轻人的NFT,万元藏品仅剩一千

“七级宇宙”的合成卡SSR,被誉为“万能卡”。

也有运气好的玩家,带着近20万入场,腰斩后,凭两个稀有盲盒“上岸”。“7000元一个的盲盒,连着开了两个稀有级别,每个卖了5万元,回本了不玩了,一想到更多的盲盒只值4000块就觉得自己幸运”,陈乐群里的一位成员表示。

20岁的小风也在七级宇宙上被套了不少钱,“5月初1800元成本购买了多张二十四节气小图藏品,随着价格的下跌也在补仓下调成本,但现在二十四节气小图一张仅200元,我都不好意思收VIP群费”,小风无奈地说道。

南都记者了解到,小风建了几个收费群,入群费、月费从288-2888不等,还有20%利润分成,“4月带着群里的小伙伴买HOTDOG挣了挺多的,一个人的利润分成就有近万元,5月以来行情不好,群里也比较多大学生,很多都是跟着我买,估计也套了不少,群费暂时不收了”。

退回不少利润的小风并未割肉,而是留着藏品等之后的空投或者新的合成玩法,并布局新的数藏平台,“希望新的台子也能重走一遍ibox、HOTDOG的暴涨之路”。

与陈乐、小风接触二级交易不同,19岁的小牛走更稳健的路线,要么在平台首发数字藏品时原价抢购,要么参与抽签,或是参与拉新“撸空投”。这种操作类似于股市里的“打新”,相对投入较少,风险更低。

据小牛介绍,新平台刚刚创建或者有新一轮拉新计划时需要引流,会给一些邀请人数多的用户或者注册下载的用户送一个NFT,即“撸空投”,如果这个平台火了,那空投价格也会水涨船高,但平台也可能倒闭。

记者亲测:两个月亏了九成

为更了解国内数字藏品的购买流程,南都湾财社记者自今年4月份开始,陆续在沃野、乐享艺术、七级宇宙、唯一等数藏平台实测了抢首发、抽签、撸盲盒、二级市场抢图等过程,成本在1万元左右的藏品,目前价值约1000元。

在南都湾财社记者测试中发现,藏品首发抢购时,常常会出现“顾客太多,请稍等”的提示,或者直接白屏,几分钟后便显示藏品已经售罄。在数字藏品寄售市场上,类似情况也时有发生。南都记者曾在“七级宇宙”上以780元完成支付下单,但过了几秒,消息弹出订单已退款。反复数次后以1209元、1310元买到了两张R卡。由于“R卡”数量有限,并且是小图合成的必需品,理论上具有稀缺性和投资价值,但“R卡”目前的实际价格已降至320元。同时,南都湾财社记者在七级宇宙花6300元合成了一张“一年四季”系列(6张二十四节气小图+一张R卡)的“夏日”,目前合成图价格为440元。

湾财调查|亲测套牢年轻人的NFT,万元藏品仅剩一千
湾财调查|亲测套牢年轻人的NFT,万元藏品仅剩一千

南都湾财社记者购买的部分数字藏品。

5月1日,“唯一艺术”启动一周年限时活动。期间,每个账户每完成一次购买记录即可获得一个盲盒。南都湾财社记者在寄售市场购买了17个价格在32-69元之间的图片。5月1日晚间,50元以下的图大多被锁单(点击购买后不付款),2小时以后,锁单价格逐渐跌至36元,再变为25、15,直至目前的5元。南都湾财社记者拿到的17个空投等级为普通,底价为3.79元。最终,南都记者900元买到的盲盒,连盲盒带原始藏品,目前价值不到150元,且没有成交量。

购买乐享艺术的“星际旅客认证探险家”同样如此,即使创作者“国星宇航”后来发布藏品兑换虚拟地块等权益,也没能拉动价格的上涨。两份藏品总成本1500元,目前底价为148/张。

不过,在南都湾财社记者测试的过程中,也有些藏品实现了增值。其中,3份合计成本为169.9元的藏品,扣除手续费后提现约900元。

增值背后逻辑或有炒作成分

多位玩家告诉南都记者,国内数字藏品升值与否除了看平台背景外,还要看数字藏品是否会提供额外权益,比如优先购、抽签资格、盲盒或是免手续费等,圈子里称其为“赋能”。“比如在藏品价格涨幅较大的平台,优先购的权益至少锁定了10倍收益。”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郭志浩称,数字藏品的价格来源于其底层的权利价值映射。正确的衡量一个数字藏品的价格,不仅要考虑到它的稀缺性、独特性,还要考虑到它的底层权利或价值到底是什么?如果没有合理的权利或价值作为底层映射,单纯的炒作不可持续。

中央财经大学数字经济融合创新发展中心主任陈端亦认为,绝大多数的数字藏品不具备长线投资价值,因为其缺乏实质性的价值。

藏品的价值在哪?红洞数藏CEO张贝龙对南都记者表示,现在大多数平台所谓的赋能更多的是赋予其使用价值,无论是平台里的权益还是实体权益,比如一件T恤、一瓶酒,但没能提升艺术价值和符号价值,藏品的价格自然会回落,“使用价值总有拉升不动的那天,所有人都等着藏品升值之后卖掉,Hold(持有)的理由又是什么呢?”

另一方面,目前国内数藏平台良莠不齐。据不完全统计,国内数字藏品平台已从2月的不足百家,发展到5月的超300家,“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平台很多”。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一些平台一边发行藏品,一边在寄售市场利用资本给本平台藏品抬价,平台作为代运营方与项目方合作“控盘”,“有些台面下的手法就是通过手里的存量藏品左右倒腾,为了拉高价格”。据其介绍,有的团队也会恶意锁仓,让价格低的藏品处于付款状态下,从而让其他散户购买高价产品,“成交背后充满了噱头炒作甚至对敲交易,哪怕是一些只开了转赠的平台,场外交易仍然存在”。

担忧:NFT变成割韭菜?

不过,这些开放了二级市场的平台尽管看似火热,但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一旦泡沫被戳破,数字藏品市场可能会形成杀猪盘,资产价值大幅下降,沦为一张仅可供欣赏的JPG,成为一场割韭菜的闹剧。

郭志浩对南都记者指出,国内大部分表示可自由交易的NFT平台(即“开放二级市场的NFT平台”),其实都是在擦边经营,因为国内目前为止并没有关于NFT交易所的专属许可。同时,结合《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俗称“38号文”)、《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俗称“37号文”),反而很多开放二级市场的NFT平台都涉嫌违规开设交易场所。

陈端告诉南都记者,NFT在国内更强调是数字版权价值,而不是token通证价值,而国内各大平台依托不同的联盟链、私链发行数字藏品,跨链资产的流转以及其价值锚定、价值共识的形成,会存在更多的技术难题。

“这导致的问题是如果平台跑路、倒闭,用户购买的相关资产也会随之化为乌有,实际上用户没有形成对数字内容的所有权”,业内人士强调。

尽管隐患重重,玩家们仍然对新推出的平台趋之若鹜,追踪新发行的数字藏品,试图抓住“起飞”的机会。

南都湾财社记者观察了多个数字藏品玩家QQ和微信交流群发现,玩家们普遍为90后的年轻人为主,性别则以男性为主。一位数藏平台创始人告诉记者,以他们的平台为例,90后和00后的玩家占66%。

“对于Z世代而言,数字藏品是一个新潮的事物,是身份建构、圈层社交的一个利器。另外,大部分的数藏平台参与门槛较低”,陈端表示。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郭志浩表示,并不鼓励学生参与到数藏的二级市场。在他看来,目前绝大部分的数字藏品停留在NFT的1.0时代,“说白了就是在炒空气,这种脱离实际价值的炒作,就像炒邮币卡、炒鞋一样,终究是短暂的辉煌”。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NFT玩家均为化名)

采写:南都·湾财社记者 叶露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