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和元宇宙的关系,nft元宇宙是什么意思

来源:人民网 原创稿当NFT遇上艺术品,一张图片、一首歌、一段视频,甚至一个头像都可以与一串代码“擦

来源:人民网原创稿件

当NFT遇到一件艺术品,一张图片,一首歌曲,一个视频,甚至一个头像,都能与一串代码“擦出火花”,其价值几何级暴涨,突破现实世界的认知。

NFT被称为不可替换令牌,即“非同质令牌”。

\”从技术上讲,NFT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合同的数字凭证.\”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区块链研究室主任李铭告诉记者,NFT具有可验证性、唯一性、不可分割性和可追溯性,可以用来标记特定资产的所有权。

今年以来,明星、大V、企业纷纷打造并推出自己的NFT产品,数字艺术成为NFT最快的应用场景之一。

当“一切都可以是NFT”的时候,这一串连接虚拟与现实的“神秘密码”会成为元宇宙世界的关键钥匙,还是又一场币圈与资本炒作下的零和游戏?很多问题需要提前思考。

NFT走红“出圈”

今年3月,在佳士得拍卖行,NFT数字艺术《每一天:前5000天》以6934万美元(约合4.5亿人民币)成交,刷新了数字艺术的成交纪录,同时也让NFT这个词闯入了大众的视野。

NFT:通往元宇宙,还是走向大骗局?
NFT:通往元宇宙,还是走向大骗局?

NFT数字艺术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由创作者Beeple创作,在收集了5000张照片后,将2007年5月1日以来每天在互联网上发布的绘画照片与NFT加密技术相结合。图片来源佳士得官微

在NFT的交易平台Opnesea上,看似普通的马赛克头像、图片和收藏品经常以“天价”出售。资料显示,截至目前,Opensea累计销售额已超过100亿美元,每只NFT均价872美元。

国际奢侈品巨头LV也推出了NFT游戏,玩家有机会免费获得价值2万至2000万美元的NFT金牌明信片。

在国内,NFT吸引技术巨头和资本进入市场。支付宝的NFT艺术收藏小程序“蚂蚁链凡米颗粒”、腾讯的线上NFT交易平台“魔芯”app、字节跳动的抖音也宣布推出NFT系列作品.

“就像资产券在物理社会的重要性一样,元宇宙生态也有大量的数字资产,需要资产券来推动元宇宙经济循环。”在李明看来,数字资产凭证是元宇宙生态的关键要素,NFT可以成为数字资产凭证在元宇宙中的一种表现形式,并且会随着元宇宙的发展而逐渐进化。

元概念的持续升温,让市场看到了NFT的商机。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元宇宙为NFT提供了更加多样化的应用场景,NFT将成为实现虚拟物品数字化资产化和流通的重要工具。

反对派认为,NFT和超宇宙的突然流行,背后很可能是一些媒体和货币圈精心设计的炒作。据媒体报道,之前在佳士得赢得“天价”NFT画作的竞拍者是一家NFT基金的创始人。

“NFT本身具有一定的金融属性,尤其是国外‘天价’NFT艺术品的出现,让更多的投机者找到了新的金融投机工具,加速了泡沫的形成。”李明说。

与此同时,鉴于国内对虚拟货币的监管态度,一些机构和企业也在试图淡化NFT的“代币”属性,宁愿称之为“通卡”。今年6月,支付宝推出NFT支付码皮肤时强调,NFT是确保数字艺术品权益的有效可靠的技术手段,与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有本质区别。

目前,腾讯、阿里等大厂的NFT相关产品平台已经删除了NFT字样,改为“数字收藏”等称谓。

被疏远的NFT

“至少四位数”、“炒高了我就出去”、“私下交易无法监管”……在一个蚂蚁连锁的NFT火炬数码收藏群,记者发现,原价39元的数码火炬,在疯狂涨价后,早已被炒到了几千甚至上万元人民币。

9月16日,支付宝为亚运会限量发放2.1万个数码火炬,不到4分钟就销售一空。虽然9月24日蚂蚁链发表声明,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数字收藏炒作,抵制股权交易、标准化合约交易等违法行为。但在互联网上,关于数字火炬的交易和讨论从未停止过。

在狂欢之下,NFT正在背离其价值,走向异化。

艺术品、游戏、炒作、币圈、元宇宙……对于普通人来说,很难说哪个才是NFT真正的标签。

“要想长期玩下去,不能短时间内割韭菜跑掉,破坏整个市场。”长期关注NFT和虚拟货币的投资者刘墉认为,目前,市场对NFT的炒作和炒作比较多,关注其真实价值的人并不多。

“一些主流的货币交易所也在发行NFT概念下的新币,这很常见。”刘墉坦率地告诉记者,有时候,很难判断这是一个投资还是一个骗局。就我而言,无论是炒硬币还是炒NFT,其实都是炒。跟着市场趋势走,赚点快钱。

“一个USDT=1美元,可以在平台上直接用人民币对USDT交易。主流平台通用,方便。”交谈中,刘墉打开手机,向记者展示如何在交易所购买NFT硬币。

“我手机上的这些应用在国内应用商店下载不到,需要去国外的应用市场。或者从非官方市场下载,但是不安全。”在他看来,NFT的真正价值在于它可以实现虚拟商品的资本化,应该远离货币圈。

在风险中,不想踏出一步的年轻人在等待机会。

记者发现,年轻人更容易接受和参与。

与NFT交易,他们希望能捕捉到新一轮的造富机会。

“其实这里面风险很大。”在刘勇看来,投资NFT的风险比炒币更甚,“NFT产品的流动性弱,需要有人接盘。”

在记者加入的几个NFT交流群里,90后、00后占比超过半数,也是其中最活跃的群体。这些群里,不时会有人发布“抽奖撸空投”“免费领NFT资产”“NFT投资”等广告信息。这些链接、二维码,通常会诱导用户下载App或者注册平台。

“一些NFT游戏、交易平台,出于吸引用户、宣传等目的,平台会不定期向用户钱包发放‘空投’。”NFT玩家李旭告诉记者,这种“空投”其实可以看作是奖励或者分红,一种是对于内测用户、使用者的奖励,另一种是为了项目上线拉拢人气。“这在币圈很常见。” 李旭说。

在国内某NFT网站上,记者发现,一些照片、动漫设计、数字文创等标价从几十、几百甚至到上千万元,用户可以直接点击购买。同时,用户也可以上传图片铸造自己的NFT作品,购买更多的“燃料”,所能铸造的作品等级就更高。

NFT:通往元宇宙,还是走向大骗局?
NFT:通往元宇宙,还是走向大骗局?

某NFT艺术品交易平台的商品网页和藏家榜排行。制图 申佳平

官网信息显示,这家创立于今年5月NFT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目前已有超5000海内外创作者入驻,注册用户超10万人。

“人人可以上传铸造NFT,但并不是每个NFT都有价值。”在李旭看来,平台应该让收藏者能够和NFT创作者互动、社交,形成价值的生长,而不是只在价格后面加个零,盼着下家接手。

然而,在狂热的市场中,“理性声音”往往被淹没在“造富幻想”中。

警惕“击鼓传花”骗局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有些国内NFT交易平台宣称“持牌经营”“合规交易”“人民币结算”等吸引投资者。

“事实上,这种合规持牌的批准极难取得。”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告诉记者,据《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的规定,如果想要在正式的交易所开放NFT交易,必须经省级人民政府批准设立,或者需要取得国务院或者国务院金融管理部门的批准。

在肖飒看来,国内NFT资产的交易场所往往不具备这样的批准,因而其合法流通会受到限制。“基于NFT潜在的一系列风险,我们不赞同现在放开NFT交易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对于NFT、元宇宙概念的炒作已经蔓延至上市公司和二级市场。一些蹭热点、炒概念等行为,也正在引起监管部门的警惕。日前,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向中文在线发出关注函,要求说明互动阅读业务与元宇宙概念和NFT概念的关联性。此外,多家上市公司也接连收到交易所的关注函,要求说明公司及相关方是否存在蹭热点、操纵市场、违规买卖公司股票的情形。

行业人士认为,目前国内对于NFT的法律性质、交易方式、监督主体、监督方式等尚未明确,NFT存在炒作、洗钱和金融产品化等风险,对于NFT投资应该保持谨慎态度,警惕“击鼓传花”式的金融骗局。

“无论是以加密货币计价,还是结合借贷、挖矿、价格预言机等多种方案以增加二次流动性都有违反我国现行监管法规的风险。”北京市天元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大伟告诉记者,NFT投资市场存在如下风险点:NFT交易平台本身的合规风险;NFT发行方是否构成ICO(即发币行为)的合规风险、是否侵犯著作权的风险;NFT的购买方再售时是否有流动性风险。

“NFT的交易行为是否合法合规需要根据具体情况判断,譬如两个自然人之间的直接买卖如果是以人民币计价并且没有其他违规情节,现行法规并不禁止。但如果设立一个平台来撮合交易,那么平台合规的风险就比较大。”王大伟说。

“应当着重从NFT产品的定价、销售(拍卖)、营销模式、二手专卖(转拍)等方面进行监管。”肖飒提醒道,区别于境外的NFT交易平台,现阶段国内尚不存在NFT二次交易、转让赠送等场景,NFT也尚未出现金融化的趋势。但是,国内对于金融行为的强监管不会变,基于NFT目前存在的风险,应着重提升投资NFT行为中的合法合规意识,加强行业潜在风险的监管与防范。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勇、李旭均为化名,实习生许愿、张子颖对此文亦有贡献)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