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科客厅|为什么数字收藏要让当代年轻人如此顶尖?-

2021年以来,全球NFT市场持续火爆,天价NFT作品屡见不鲜。各路名人大咖、企业机构纷纷入局。而数

2021年以来,全球NFT市场持续火爆,天价NFT作品屡见不鲜。各路名人大咖、企业机构纷纷入局。而数字藏品在国内也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呈现遍地开花之势。阿里、腾讯、京东等互联网科技企业也相继推出了数字藏品平台,加入这场关系未来的竞争当中。

如何理性看待当下热闹的数字藏品市场?数字科技赋能还将激发哪些可能?其未来前景究竟如何?6月23日,欧科云链携手新浪财经举办了第五期《欧科会客厅》节目。本期节目主题为“疯狂的数字藏品,是泡沫还是未来?”节目邀请了数藏中国CEO王鹏飞,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创始人、中国NFT数字藏品侵权第一案律师张延来以及欧科云链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蒋照生,从不同视角解读数字藏品发展的现状及未来。本期节目还得到了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等机构的支持。

欧科会客厅|数字藏品凭何让当代年轻人如此上头?
欧科会客厅|数字藏品凭何让当代年轻人如此上头?

1、数字藏品为何让年轻人上头?

数字藏品,是指通过区块链技术生成唯一标识凭证的数字化作品或艺术品,其展现形式可以是数字图片、音乐、视频,也可以是3D模型、电子票证、数字纪念品等。阿里、腾讯、京东、B站等互联网企业都推出了数字藏品平台或产品。

如今,国内数字藏品市场正以惊人的速度成长。相关机构不完全统计,2021年全年,各发售平台发售藏品数量达到456万个,总发行量市值约1.5亿元。而到今年1月,国内数字藏品平台的日成交额已达到百万元水平,到4月份,更是突破1000万元,较年初增长了10倍有余。同时,数字藏品交易平台的数量也已超过300家,并仍以每天十余家的速度不断增加。

欧科云链研究院近期通过市场调研也发现,当前数字藏品市场的主要用户是以80、90后为代表的年轻群体。为何数字藏品让当代年轻人如此上头?

针对这个问题,欧科云链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蒋照生认为,年轻人热衷于数字藏品的原因有很多,首先是数字藏品本身具有足够的科技含量,能满足年轻人追求潮流与个性的需求;其次,目前大约7成的数字藏品是以传统文化IP为题材,随着年轻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同感和接受度越来越高,作为一种科技驱动的文化创新载体,数字藏品可以让各类文化作品以一种更年轻、更现代化的方式呈现出来,因此也更受年轻人关注;此外,数字藏品目前供需关系失衡,经常供不应求,这种人为制造的稀缺性会让热度进一步提升。

而更直接的原因的是,与NFT市场相比,数字藏品大幅降低了用户参与门槛,让更多年轻人能以一种更简单、更轻松的方式参与其中(目前数字藏品的平均售价大约在30元左右,相较NFT动辄成千上万的价格,对年轻用户更为友好)。

数藏中国CEO王鹏飞进一步指出,数字藏品热潮产生的大背景是数字时代的来临。数字藏品在区块链技术的加持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市场关注的数据所有权和数字化资产权属问题,现阶段也可以让相关产业链条中的众多参与方受益,并推动数字文创、数字文博和数字文旅等产业的发展。

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张延来律师则表示,数字藏品让年轻人上头的前提是互联网已经融入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年轻人对于这些数字化商品和资产的接受度和购买欲是充足的;再加上数字藏品正在摆脱单纯的藏品属性,慢慢具备社交、游戏等多元属性,才让年轻人更加关注这个领域。

2、正确看待数字藏品与NFT的关系

提及数字藏品,不少人就会自然而然地联系到海外的NFT概念。这是因为,数字藏品是我国相关机构在充分借鉴国外NFT技术路径和商业模式后,秉承国产化和合规化等基本原则所探索出来的一条全新的发展路径。可以说,没有NFT创新就没有数字藏品。

从全世界范围来看,现阶段NFT的应用场景相比数字藏品更大。NFT已被运用于音乐、体育、家电数码等各种场景,甚至有研究机构将医学专利用NFT发表。而在国内,数字藏品更多还是应用在收藏品和艺术品领域。不过,海外NFT市场目前金融化特征显著,盲目炒作和非法营销等乱象屡见不鲜。那么我们究竟该如何看待数字藏品和NFT的关系呢?

王鹏飞认为,海外NFT市场有两个明显特征:内卷和金融化。内卷是指它会催生很多概念,但是实际上可能90%的NFT都是无人问津的;其次,由于各国监管不明确,滋生出大量的炒作与欺诈。所以,中国数字藏品首先要与NFT做概念切割,因为数字藏品是基于联盟链的,数字藏品发行是需要IP方授权的,并且主流数藏平台都基于实名制和人民币交易,所以整体是可管可控的。

张延来律师则表示,数字藏品是NFT进入中国市场后,为满足中国当前监管环境而做的本土化改良。之所为被称为数字藏品,是因为藏品是当时最适合NFT在中国发展的领域,也是率先在藏品领域打开了市场。

同时,张律师也认为,尽管国内的市场应该会跟海外有一些区别,但整体上我们不应该刻意追求和海外完全不同的发展方向,还是应该更多的去借鉴海外的市场当中合理化的成分,因为毕竟从技术和经济原理层面,国内外并没有本质区别。

蒋照生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认为,我们不应该,也不能仅仅为了让数字藏品与NFT 产生不同而刻意地避免数字藏品与NFT的联系。尽管NFT领域存在的问题目前来看可能更多,但我们还是应该在坚持避免金融化和证券化的前提下,积极向海外NFT市场学习优秀经验,比如在合规前提下,打造更开放和更自由的数字藏品市场,在吸引更多创造者和艺术家参与数字藏品发展的过程中,拓宽数字藏品的应用领域,让数字藏品获得更强大的生命力。

3、数字藏品未来走向何方?

4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呼吁相关会员单位坚守防范数字藏品金融化风险的行为底线,共同维护行业健康生态。

而近日,一份名为《福建省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工作小组关于防范NFT违规风险的提示函》也在各个数藏社群疯狂传播。《提示函》要求各交易场所要严守交易边界,不得擅自上线NFT相关交易品种、违规从事NFT相关交易。

数字藏品市场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侵犯知识产权、诱导非理性消费、盲目投机炒作等行为。未来中国的数字藏品市场究竟该如何发展,能否走出一条不同于海外NFT的发展道路,成为摆在所有从业者面前的重要问题。

对于这些问题,张延来律师表示,首先要从规则和监管层面尽量为数字藏品等创新性技术成果扫清一些发展障碍;其次,要尽可能参考和吸收NFT中的合理部分为我们所用,给数字藏品产业创造更大的可能性。

王鹏飞认为数字藏品市场的发展是符合中国新发展理念的,数字文创、数字文旅对中国艺术、文博、旅游等领域具有明显的带动作用,并且这些应用是海外NFT学不来的;同时,要加强数字藏品在企业营销和线上线下融合方面的作用,充分发挥其服务和赋能实体经济的内在价值。

蒋照生也指出,作为NFT中国化的有益尝试,数字藏品有其存在和发展的实际价值和意义。长期来看,数字藏品需要超越藏品这一应用范畴,成为一种全新的价值或权益载体,探索更多的应用可能性。我们只有将数字藏品置于宏大的数字化发展浪潮中,才能真正发挥数字藏品对数字经济和数字社会的巨大促进作用。

本文源自金融界资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