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品金融化(脱离金融属性的数字藏品,价值何在?-)

随着元宇宙浪潮的兴起,海外NFT概念逐渐破圈,传导到国内催生了数字藏品,引发热潮。NFT全称Non

脱离金融属性的数字藏品,价值何在?
脱离金融属性的数字藏品,价值何在?

随着元宇宙浪潮的兴起,海外NFT概念逐渐破圈,传导到国内催生了数字藏品,引发热潮。

NFT全称Non fungible token,直译为“非同质化代币”,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一种数字凭证,可基于以太坊等大型公链,用虚拟货币进行交易。与比特币、以太坊等虚拟货币不同的是,单一NFT具有唯一性、且不可被分割。目前国内的数字藏品大多是基于此衍生出来的。

今年以来,数字藏品热度持续攀升,互联网巨头、文化机构以及各路资本纷纷入局。根据公开报告,截至2022年6月中旬,国内数字藏品平台已超过500家。预计2026年中国数字藏品市场规模或将超300亿人民币。

然而,由于国内监管架构的逐步明晰,由NFT演化而来的数字藏品渐渐淡化了原来的金融属性,更强调其内在权益和文创价值。此前狂热的数字藏品“炒作”热潮,也有冷静下来的趋势。

新概念入局

今年以来,数字藏品交易的火热,吸引多方玩家入局。

公开数据显示,2022年2月国内数字藏品平台不过100多家,至今不过短短几个月时间,这个数字已经超过500家,几乎每天都有10多家新平台出现。

从上市公司来看,有阿里、腾讯、京东、百度、网易、B站、迅雷、汤姆猫、中青宝、蓝色光标、疯狂体育、曲江文旅、华策影视、三人行、奥飞娱乐、华媒控股、快手等超过20家上市企业均通过直接或者间接方式布局数字藏品。

从概念上来看,由NFT衍生落地的数字藏品具有很强的金融属性,无法避免炒作。如2021年6月,阿里与敦煌美术研究所合作发布的敦煌飞天与九色鹿两款NFT皮肤上市后就被秒空,在二手平台上被炒至天价。此外,支付宝推出的亚运会数字火炬,被炒到数千元。

今年4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倡议指出,NFT作为一项区块链技术创新应用,在丰富数字经济模式、促进文创产业发展等方面显现出一定的潜在价值,但同时也存在炒作、洗钱、非法金融活动等风险隐患。

为此,倡议提出,坚决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从严防范非法金融活动风险,自觉遵守以下行为规范:不在NFT底层商品中包含证券、保险、信贷、贵金属等金融资产,变相发行交易金融产品;不通过分割所有权或者批量创设等方式削弱NFT非同质化特征,变相开展代币发行融资(ICO);不为NFT交易提供集中交易(集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持续挂牌交易、标准化合约交易等服务,变相违规设立交易场所;不以比特币、以太币、泰达币等虚拟货币作为NFT发行交易的计价和结算工具;对发行、售卖、购买主体进行实名认证,妥善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发行交易记录,积极配合反洗钱工作;不直接或间接投资NFT,不为投资NFT提供融资支持等。

在监管“去金融化”的要求之下,数字藏品开始弱化金融属性,更为强调权益和文创价值。

日前,中手游旗下数字艺术品版权分发平台“有鱼艺术”推出的流氓兔太空系列数字艺术品,合计18000份,公开发售即秒售罄。

中手游相关负责人告诉钛媒体APP,该产品其实是带版权权益的数字艺术品。要先和IP方商订好版权权益,通过版权链全国版权运营中心进行铸造,获得相关的电子版权凭证,才能上线售卖。“我们做的产品是NFR的概念,即数字艺术品版权分发,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不给个人开放合作的原因。和NFT完全不一样,NFT是上链者自己宣告版权权益。”

2021年10月,多个单位联合发布了《非同质化权益(NFR)白皮书——数字权益中的区块链技术应用》(简称《白皮书》)。对数字代币、NFT、数字藏品、NFR等与数字资产相关的概念及其逻辑关系作出了清晰界定,并提出侧重“虚实融合”的NFR(非同质化权益, Non-Fungible Rights)将代表数字资产领域发展“下半场”的趋势判断。

《白皮书》指出,与NFT本质是数字代币不同,NFR是数字艺术品,它不使用任何代币,具备完善的法律监管框架和认证机制,合法合规,能有效保障投资者权益。

根据前述负责人的说法,此前有鱼艺术平台发布的流氓兔系列产品更像是“数字盲盒”。即用户可以收集不同品种的产品,然后合成珍稀款,得到IP方的赋能。

实际上,除了中手游以外,近期有不少厂商也开始推出NFR概念的数字艺术品。

价值在哪里?

数字藏品作为一种艺术收藏品,最核心的就是它的价值。上半年大火的“炒作”风潮,验证了不少消费者购买数字藏品的出发点,即为了升值,以更高的价格在二手市场上流转。

而去金融化的数字艺术品,则更强调“权益”和“赋能”。

今年6月,中手游旗下的数字艺术品版权分发平台“有鱼艺术”上线。据悉,目前该平台已80多个知名IP版权方和艺术家达成合作,包括动漫卡通IP流氓兔、喜羊羊与灰太狼、游戏IP仙剑奇侠传、大富翁、EDG电子竞技俱乐部等。

“我们这个平台是为了和未来的元宇宙深度捆绑的,因为元宇宙里面的数字经济系统需要交易才能盘活。”中手游相关负责人告诉钛媒体APP,在有鱼艺术平台购买数字藏品的用户一般有两种,一种是某个IP的粉丝,另一种是熟悉数字藏品的用户。在他看来,去金融化的数字藏品的价值在于权益和赋能,价值高低在于IP能够赋能多少,这也是平台选择大IP 合作的原因。

所谓“赋能”,即用户购买了某个IP打造成的数字衍生品后,所得到的权益,如周边、音乐会、展览等。

对此,北京福至久久软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孙晖表示,目前市面上类似的产品太多了,产品价值也会随之弱化。给某个数字产品增加权益、赋能,实际上属于跨界尝试。跨界不是两界甚至多界的合集,而是交集。而事实上,现在有消费能力的用户已经没什么增量了,所以这个模式是否成立还需要再观望。

艾媒咨询创始人张毅告诉钛媒体APP,目前国内几乎所有的数字藏品都具有金融属性,主要体现在它的证券化上。用户购买数字藏品的出发点大多是希望它在二手市场上卖个好价钱,但是现在市场上的产品鱼龙混杂,可能随便一个不值钱的东西也能被炒出天价。

在监管之下,有平台为了防止炒作,出台了相关措施,如激活或者行权之后不能再次交易。

张毅表示,其实很多产品都有相关防止炒作的举措,但是从客观上来看,大部分消费者购买数字藏品的出发点都是为了获利,如果不能从中获利,购买的意义就不大。“除了一些文物古迹具有收藏价值意外,其他产品作为商品,它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可以升值。”(本文首发钛媒体APP 作者|钟广莲)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