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藏品可以交易吗(数字藏品值钱吗)

2021年以来,海外NFT爆火后,国内NFT交易平台也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业界普遍认为,国内各类平

数字藏品交易跌价九成,这门“灰色生意”正在套牢谁
数字藏品交易跌价九成,这门“灰色生意”正在套牢谁
数字藏品交易跌价九成,这门“灰色生意”正在套牢谁
数字藏品交易跌价九成,这门“灰色生意”正在套牢谁

2021年以来,海外NFT爆火后,国内NFT交易平台也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业界普遍认为,国内各类平台均较为默契地去除NFT的金融属性,涉足这一领域的机构也对二级交易进行了严格限制,只允许收藏。不过,国内不乏一些流转平台、寄售平台的存在,一些人也通过“灰色地带”狠赚了一笔。

这个被国内称为“数字藏品”的新事物真是“财富密码”吗?南都湾财社记者近期采访了多位国内NFT玩家,他们大多是高校学生,有的穿梭在各大消息群获取线报,也有的自己是群主,团结群友“指哪打哪”。小部分人看好元宇宙和NFT在未来的前景,大部分入局是看到周围的朋友们挣钱了。

今年4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对NFT炒作、洗钱、非法金融活动等安全隐患提出防范建议。5月中旬以来,“震荡下行”是常态,如ibox、七级宇宙、Hotdog等开放流转交易的平台,藏品价格均出现较大跌幅。

不少人认为,被疯炒的数字藏品没有健全的价值锚定体系,是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随时会在某个人手里中断,无人接盘,特别是当监管之锤落下,上万的藏品可能一夜归零。

“错失3倍收益,但还好清仓了”

NFT挣钱的逻辑与所有商品交易都一样——“低买高卖”。

“上一波暴跌时在ibox买了不到100块钱玩玩,两三个月没看,5月初打开APP的时候发现价格涨的离谱,便清仓了,获利一万七,这是第一个让我获利170倍的平台”,陈乐告诉南都记者。

陈乐表示,如果再贪心一点,再等一周,他的藏品价值5万,但如果到了6月份,这些藏品价值将缩水至三成,“庆幸自己跑得快,虽然少赚了3万块,但实际收益总比有价无市好。”

陈乐今年硕士毕业,已经签约了一家航空公司,有空余的时间研究赚钱的门道。去年中,陈乐开始接触币圈,7月接触到区块链游戏加密猫之后便开始研究国内的NFT市场,“虽然海内外的NFT有较大差异,但总觉得也有涨千百倍的潜力”。

陈乐说,国内当时的NFT平台并不多,他主要在腾讯幻核以及阿里鲸探(曾用名:蚂蚁链粉丝粒)上购买一些感兴趣的数字藏品,“当时NFT便宜,大多是9.9元到19.9元的价格,而且很容易买到,一般中午12点开售,下午4点还能买着”,但从2022年开始,他就发现两大平台上的藏品发售时出现了秒磬的情况,“我还打电话给鲸探客服,问她是不是看我藏品多给我限流,但对方表示,就是人多”。

不过,目前鲸探只开通了180天后转赠,无法在平台内进行二手交易,而幻核目前所售藏品均不可二手交易,不可转让赠送。“对这两者开放二级市场不抱太大希望,但希望能缩短转赠期限。实际上,鲸探虽然开放无偿转赠,但场外交易很多,平台也处罚了不少私下交易的用户”,陈乐表示。

2021年12月底,陈乐关注到ibox,趁着ibox各类藏品暴跌陆续买了一些藏品,以图片为主,“当时很多藏品破发,首发价299元,我买入时才32块,有的甚至低至10元”,5月7日,陈乐再次登录ibox时发现,其之前购买的藏品价格飙涨,32元的藏品价格涨至6666元,凌晨选择全部清仓。

南都记者注意,陈乐此前买的“iBOX 002号空投版”近期波动较大。截至6月19日,编号295的空投目前价格最低,为3250块。但从该藏品的寄售记录来看,6个买家中,第五位接盘者的买入价格为12996元,卖出价格则腰斩至5300元。5月21日,第六位买家以5300元购入后,寄售价格每天变化,价格在3250到3万之间浮动,但一个月快过去了,这位买家仍未找到下一个接盘者。

“尽管我从ibox赚了钱,我还是会劝退,甚至建了几个劝退群”,陈乐告诉南都记者,“价格涨得毫无道理,崩盘也会来得悄无声息”。陈乐称,5月底在自己的劝退群里做了一个盈亏统计,88人参与,盈利与亏损比例约3:7,其中亏损1万元以上的有25人,“有不少是大学生”。

清仓ibox后,陈乐此前参与的有二级交易的数藏平台仅剩NFTCN。不过,因为抢不到首发藏品,他的藏品基本都从寄售市场购买,目前投入1万2左右,还没有再次交易过,“虽然手中的藏品亏了几百块,但对比之前参与的平台的振幅,算小了。现在在赌这个台子能起飞,即使真亏了,也是拿利润在玩”。

以为是抄底 结果是接盘

几十块钱抽签购买的一个数字藏品,转手就能卖几千元,由几张小图组合而成的合成图底价上万元,这在数藏平台HOTDOG上不足为奇。

以“赛博封神”系列的杨戬为例,HOTDOG流转市场中该数字藏品的价格区间高达8600-999999元。该藏品是4月29日抽签发售的数字藏品,发售价仅为59.9元,限量1000份。

但值得注意的是,普通用户很难抢到首发名额,抽签或者盲盒等都需要用户持有该作者的数个作品,“这就会使得很多用户转战二级市场进行高溢价交易,二级市场活跃了,会吸引更多的人参与”,曾在HOTDOG赚了数万元的小风告诉南都记者。据他介绍,一份合成图“雷震子”曾涨至5万,但现在的价格是1.2万元左右,“中间接盘的基本认栽。”

20岁的计算机系学生许言在HOTDOG上买了几个“永动机”藏品,970左右入手,目前底价为560元,“我以为是抄底买,谁知道抄在了半山腰,但在HOTDOG并不是亏损最多的,七级宇宙亏损近6000块”。据许言介绍,购买了“七级宇宙”平台的水浒系列藏品,并进行了合成,合成成本约3000,但最后1000块成交割肉离场。

也有运气好的玩家,带着近20万入场,腰斩后,凭两个稀有盲盒“上岸”。“7000元一个的盲盒,连着开了两个稀有级别,每个卖了5万元,回本了不玩了,一想到更多的盲盒只值4000块就觉得自己幸运”,陈乐群里的一位成员表示。

20岁的小风也在七级宇宙上被套了不少钱,“5月初1800元成本购买了多张二十四节气小图藏品,随着价格的下跌也在补仓下调成本,但现在二十四节气小图一张仅200元,我都不好意思收VIP群费”,小风无奈地说道。

南都记者了解到,小风建了几个收费群,入群费、月费从288-2888不等,还有20%利润分成,“4月带着群里的小伙伴买HOTDOG挣了挺多的,一个人的利润分成就有近万元,5月以来行情不好,群里也比较多大学生,很多都是跟着我买,估计也套了不少,群费暂时不收了”。

退回不少利润的小风并未割肉,而是留着藏品等之后的空投或者新的合成玩法,并布局新的数藏平台,“希望新的台子也能重走一遍ibox、HOTDOG的暴涨之路”。

与陈乐、小风接触二级交易不同,19岁的小牛走更稳健的路线,要么在平台首发数字藏品时原价抢购,要么参与抽签,或是参与拉新“撸空投”。这种操作类似于股市里的“打新”,相对投入较少,风险更低。

据小牛介绍,新平台刚刚创建或者有新一轮拉新计划时需要引流,会给一些邀请人数多的用户或者注册下载的用户送一个NFT,即“撸空投”,如果这个平台火了,那空投价格也会水涨船高,但平台也可能倒闭。

亲测

入场两月亏了九成

为更了解国内数字藏品的购买流程,南都湾财社记者自今年4月份开始,陆续在沃野、乐享艺术、七级宇宙、唯一等数藏平台实测了抢首发、抽签、撸盲盒、二级市场抢图等过程,成本在1万元左右的藏品,目前价值约1000元。

在南都湾财社记者测试中发现,藏品首发抢购时,常常会出现“顾客太多,请稍等”的提示,或者直接白屏,几分钟后便显示藏品已经售罄。在数字藏品寄售市场上,类似情况也时有发生。南都记者曾在“七级宇宙”上以780元完成支付下单,但过了几秒,消息弹出订单已退款。反复数次后以1209元、1310元买到了两张R卡。由于“R卡”数量有限,并且是小图合成的必需品,理论上具有稀缺性和投资价值,但“R卡”目前的实际价格已降至320元。同时,南都湾财社记者在七级宇宙花6300元合成了一张“一年四季”系列(6张二十四节气小图+1张R卡)的“夏日”,目前合成图价格为440元。

5月1日,“唯一艺术”启动一周年限时活动。期间,每个账户每完成一次购买记录即可获得一个盲盒。5月1日晚间,南都湾财社记者在寄售市场购买了17个价格在32-69元之间的图片。在购图时,南都湾财社记者注意到,活动开始后的半小时内,50元以下的大多处于售罄或支付中,两小时以后,支付中的图片价格逐渐跌至36元,之后再变为25、15元。截至目前,上述图片在寄售市场的价格为约5元/张。此外,到活动结束,南都湾财社记者拿到的17个空投等级为普通,底价为3.79元。最终,南都记者花900元买到的藏品,目前连盲盒带原始藏品,价值不到150元,且暂无成交量。

购买乐享艺术的“星际旅客认证探险家”同样如此,即使创作者“国星宇航”后来发布藏品兑换虚拟地块等权益,也没能拉动价格的上涨。两份藏品总成本1500元,目前底价为148/张。

不过,在南都湾财社记者测试的过程中,也有些藏品实现了增值。其中,3份合计成本为169.9元的藏品,扣除手续费后提现约900元。

质疑

增值背后逻辑或有炒作成分

多位玩家告诉南都记者,国内数字藏品升值与否除了看平台背景外,还要看数字藏品是否会提供额外权益,比如优先购、抽签资格、盲盒或是免手续费等,圈子里称其为“赋能”。“比如在藏品价格涨幅较大的平台,优先购的权益至少锁定了10倍收益。”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郭志浩称,数字藏品的价格来源于其底层的权利价值映射。正确的衡量一个数字藏品的价格,不仅要考虑到它的稀缺性、独特性,还要考虑到它的底层权利或价值到底是什么。如果没有合理的权利或价值作为底层映射,单纯的炒作不可持续。

中央财经大学数字经济融合创新发展中心主任陈端亦认为,绝大多数的数字藏品不具备长线投资价值,因为其缺乏实质性的价值。

藏品的价值在哪?红洞数藏CEO张贝龙对南都记者表示,现在大多数平台所谓的赋能更多的是赋予其使用价值,无论是平台里的权益还是实体权益,比如一件T恤、一瓶酒,但没能提升艺术价值和符号价值,藏品的价格自然会回落,“使用价值总有拉升不动的那天,所有人都等着藏品升值之后卖掉,Hold(持有)的理由又是什么呢?”

另一方面,目前国内数藏平台良莠不齐。据不完全统计,国内数字藏品平台已从2月的不足百家,发展到5月的超300家,“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平台很多”。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一些平台一边发行藏品,一边在寄售市场利用资本给本平台藏品抬价,平台作为代运营方与项目方合作“控盘”,“有些台面下的手法就是通过手里的存量藏品左右倒腾,为了拉高价格”。据其介绍,有的团队也会恶意锁仓,让价格低的藏品处于付款状态下,从而让其他散户购买高价产品,“成交背后充满了噱头炒作甚至对敲交易,哪怕是一些只开了转赠的平台,场外交易仍然存在”。

不过,南都记者注意到,目前,例如唯一、ibox、七级宇宙陆续都对锁仓行为进行整治,比如限制一天累计的锁仓次数,超过次数后限制交易等,甚至封禁账号等,以遏制藏品的炒作。

担忧

数字藏品行业成了割韭菜生意?

不过,这些开放了二级市场的平台尽管看似火热,但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一旦泡沫被戳破,数字藏品市场可能会形成杀猪盘,资产价值大幅下降,沦为一张仅可供欣赏的JPG,成为一场割韭菜的闹剧。

早在今年2月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防范以“元宇宙”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4月份,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明确提出坚决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

郭志浩对南都记者指出,国内大部分表示可自由交易的NFT平台(即“开放二级市场的NFT平台”),其实都是在擦边经营,因为国内目前为止并没有关于NFT交易所的专属许可。同时,结合《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俗称“38号文”)、《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俗称“37号文”),反而很多开放二级市场的NFT平台都涉嫌违规开设交易场所。

陈端告诉南都记者,NFT在国内更强调是数字版权价值,而不是token通证价值,而国内各大平台依托不同的联盟链、私链发行数字藏品,跨链资产的流转以及其价值锚定、价值共识的形成,会存在更多的技术难题。

“这导致的问题是如果平台跑路、倒闭,用户购买的相关资产也会随之化为乌有,实际上用户没有形成对数字内容的所有权”,业内人士强调。

尽管隐患重重,玩家们仍然对新推出的平台趋之若鹜,追踪新发行的数字藏品,试图抓住“起飞”的机会。

南都湾财社记者观察了多个数字藏品玩家QQ和微信交流群发现,玩家们普遍为90后的年轻人为主,性别则以男性为主。一位数藏平台创始人告诉记者,以他们的平台为例,90后和00后的玩家占66%。

“对于Z世代而言,数字藏品是一个新潮的事物,是身份建构、圈层社交的一个利器。另外,大部分的数藏平台参与门槛较低”,陈端表示。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郭志浩表示,并不鼓励学生参与到数藏的二级市场。在他看来,目前绝大部分的数字藏品停留在NFT的1.0时代,“说白了就是在炒空气,这种脱离实际价值的炒作,就像炒邮币卡、炒鞋一样,终究是短暂的辉煌”。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NFT玩家均为化名)

尽管我从ibox赚了钱,我还是会劝退,甚至建了几个劝退群。——NFT玩家陈乐

5月初1800元成本购买了多张二十四节气小图藏品,随着价格的下跌也在补仓下调成本,但现在二十四节气小图一张仅200元。——20岁的小风

绝大多数的数字藏品不具备长线投资价值,因为其缺乏实质性的价值。——中央财经大学数字经济融合创新发展中心主任陈端

现在大多数平台所谓的赋能更多的是赋予其使用价值,无论是平台里的权益还是实体权益,比如一件T恤、一瓶酒,但没能提升艺术价值和符号价值,藏品的价格自然会回落。——红洞数藏CEO张贝龙

目前绝大部分的数字藏品停留在NFT的1.0时代,说白了就是在炒空气,这种脱离实际价值的炒作,就像炒邮币卡、炒鞋一样,终究是短暂的辉煌。——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郭志浩

统筹:石力 采写:南都·湾财社记者 叶露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