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虚拟宇宙,元宇宙也有性骚扰我们如何在虚拟空间中保护自己

当元宇宙出现性骚扰时,人们如何保护自己?据美国媒体The Verge报道,日前,在Meta公司(前身Facebook)推出的首个元宇宙

当元宇宙被性骚扰时,人们怎么保护自己?

我有一个虚拟宇宙,元宇宙也有性骚扰我们如何在虚拟空间中保护自己

据美国媒体The Verge报道,日前,在Meta公司(前身Facebook )推出的首款元宇宙平台《地平线世界》 ) HorizonWorlds )测试期间,一位女性测试者称,陌生人在广场上看到自己的酒吧该受试者将这种触摸行为指控为性骚扰,并写道:“比起在网上受到骚扰,这种(令人不快的)感觉更强烈。”

《地平线世界》女性被试的经历将虚拟性骚扰问题再次带回公众视野,引起了许多争论和困惑。 身体没有被真实地触摸到,可以被判定为性骚扰吗? 人们如何在虚拟空间中保护自己,避免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

这些不仅仅是海外的问题。 不久前,国内首款元宇宙产品《希壤》开放内测,未来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进入虚拟空间。

我国首批元宇宙产品《希壤》宣传图

为此,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科技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段伟文和北京大学法学部长聘任副教授戴昕。

昕指出:“即使身体没有被接触也可以判断为性骚扰。”

虚拟触摸,真实伤害

为什么要讨论虚拟世界发生的性骚扰?

《地平线世界》女性被试的遭遇在虚拟现实游戏中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据美国杂志MIT Technology Review报道,2016年,游戏玩家乔丹贝拉米尔( Jordan Belamire )给Medium写了一封公开信,描述了在《城堡保卫战》 ) quivr )中被性骚扰的经历玩家BigBro442追逐它的贝拉米尔表示,自己也在现实中遭到过性侵犯,尽管在VR游戏中一切都是虚拟的,但受到了和现实一样的打击和心理创伤。

“我认为应该记住性骚扰绝不仅仅是身体上的事情。 ”在俄亥俄州立大学研究虚拟世界社会影响的杰西福克斯教授在接受MIT Technology Review采访时表示:“口头和虚拟体验都可以。”

虚拟现实不可避免地会以更激进的方式带给人们互动体验,让虚拟性骚扰带来的伤害更真实。 福克斯也在接受英国报纸《卫报》采访时表示:“虚拟环境的不同在于额外的沉浸感。 在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中被抚摸,视觉刺激是一样的。 ”她说,“你在这里凝视着这一切。 这好像发生在你自己的身体里。 那一刻,那些生动的经历将会给个人带来更大的伤害。 ”

电影《头号玩家》剧

段伟文持有相似的观点。 他认为骚扰是一种心理感受,而虚拟现实本身是一种产生错觉的技术,如果沉浸在3D环境中,人们对虚拟形象会产生认同和共鸣,对性骚扰会产生与现实相似或更好的感觉。 在你承认这个角色的时候,她受到了骚扰。 现实中的我,虚拟的自我身份,都在同一个神经感知系统之下。 \” VR会影响人的生理、认知、神经过程,所以实际上你真正的身体和心灵都在经历这个过程。\”

法律上:即使身体没有被触摸也可以判断为性骚扰

虽然确认了伤害的存在,但是从法律上可以判断这个虚拟触摸行为是性骚扰吗?

昕认为,这并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民间互联网成立之初,国内外就是否可以对网络骚扰和暴力适用法律存在争议。 “线上的事情不仅仅是线上,线上和线下的交流,对线上也产生了影响。 这个时候法律就会介入”。

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教授纽科姆( William H. Neukom )在其研究《法律、AR与VR》中说:“根据现行法律,虚拟性骚扰有可能不构成犯罪。 这不是基于性别的暴力。 因为没有肢体接触。 ”

在我国,即使身体没有被真正意义上的触摸,也属于性骚扰的范畴。 我国《民法典》第一百零一条规定:“违反他人意愿,以语言、文字、图像、肢体行为等方式对他人实施性骚扰的,被害人有权依法向行为人请求民事责任。”

性骚扰在民法范畴非常广泛,这里的“等方式”是指交流与沟通的空间。 昕昕说,实际上,法律性骚扰判定的核心有两个,“第一是违背本人意愿。 第二,从客观意义上讲,这种行为违背了社会公众的评价规范和认知规范”。 第二个判定,具体来说是元宇宙的虚拟现实游戏,需要根据游戏的具体设定、游戏与玩家的合同、规则来进行判定。 “看看你在玩什么游戏? 游戏中玩家之间的社会规范是什么? 整个游戏的玩家性别比例和游戏是匿名的吗? 如果是非匿名游戏,很容易认定你是故意骚扰某人。 技术发展到可以全身感受到的程度的话,就更容易认定。 ”

图源/视觉中国

昕指出,目前除《民法典》外,我国的《妇女权益保障法》也正在修订中。 根据虚拟骚扰行为的性质不同,适用的法律规则和法律责任也不同。 严重身体接触是性侵犯,构成刑事犯罪的轻微,尚不到犯罪程度,违反行政法规,受到行政处罚更轻微的涉及民事侵权问题,被害人可以向对方提出民事救济,要求赔偿、道歉等。 当前,性骚扰和性侵犯问题,受女性主义法学的影响,许多国家和地区逐渐立法,平台也有责任要求,我国也是如此。 对于虚拟现实环境中的性骚扰,“法律障碍基本不大”,但需要进一步细化和完善法律,明确适用于这一新情况的规定。

取证:认定现实伤害成为难点,可以进行数据证据

性骚扰是网络社会长期争论的问题,重要的是在元宇宙这个新场景下,发生了什么变化。

昕认为,当前数字技术的发展确实给性骚扰的法律认定带来了新的问题,“难点是如何认定真实的人,在这个过程中受到了伤害”。 以《地平线世界》的性骚扰为例,“我用游戏分身骚扰别人分身时,法院可能会面临问题。 不构成骚扰的是,知道我骚扰的是真正的人。 你可能觉得被骚扰的只是NPC,说我是男人,也就是说她是男人。 这是男人之间的玩笑。 我凭什么碰这个角色,就是碰了背后的这个人?”尤其是匿名平台,有人证明自己知道背后有另一个具体人,很难骚扰,但也不是完全不能。

另一方面,技术也可能带来一些便利和收益。 昕指出,元宇宙和下线的区别在于,在线性骚扰最大的争议是取证难。 “网上性骚扰一般发生在两人一对一的场合,有没有发生过性骚扰,双方说不清楚,证据不足,是目前性骚扰难以通过立法执法解决的最重要原因。 “在元宇宙,你的一举一动,整个过程都有信息和数据。 如果能设计取证的方法,验证整个非伪造的数据记录,这个事情就比较简单了。”

从技术中寻求解决办法

昕说,法律在一定程度上是被动的,特别是在技术发展比较快的领域,法律要先看问题如何出现再应对。 因此,在底线法律面前,为了避免性骚扰等事件的发生,元宇宙各主体特别是服务提供者应该发挥主导作用,“提供技术性解决问题的方案”。

Meta公司对元宇宙首次性骚扰事件进行内部审查后宣布,在《地平线世界》上设置了一个名为“安全区( Safe Zone )”的工具。 “安全区”是指在用户感到威胁时激活的受保护泡沫。 在这个泡沫里,没有人能接触到角色,也没有人能与他们对话和互动。 他们想发出信号,解除保护。 网易发言人表示,用户在加入《地平线世界》之前需要经过熟悉的流程,教用户如何激活安全区,提醒也会定时加载到平台内的屏幕和海报中。

《地平线世界》接口

《城堡保卫战》(Quivr )也可以在性骚扰发生后修改游戏,玩家伸出手臂进行v形符号,自动推开冒犯者。

段伟文认为,除了荟给出的解决方案外,还应设立“制止机制和处罚机制”,对骚扰行为的人从技术上立即处罚,或提前预警。 既要明确行动者的责任,也要设定游戏群体的规范,数字素养也要提高。

昕指出,“不应该对用户的理性期望太高”,元宇宙平台应该自己负责,一切用户都不应该对自己负责。 “假设将来元宇宙普及,可以在各种场合适用各种技术规则”。 例如,将酒吧和学习教育的场景分开,设定各种身体接触的程度,但具体如何设置,要看社会共识,法律也要做好引导工作。

不少网友在事件相关讨论中提出“去找元宇宙警方”,戴昕认为这也是可行的办法。 “也可以在元宇宙设立执法机构,设置警察,用于在线纠纷解决,作为现实法院介入的前期程序,使问题能够尽快解决。”

元宇宙的危险还在法律的想象范围内

昕表示,对于元宇宙的性骚扰,人们不必过于担心。 “我认为绝对数的问题没有超出现有法律想象的情况”。

而且,元宇宙的性骚扰问题和其他危险性不能只依赖法律的规定。 事实上,“市场力量”会亲自推动一些问题的解决。 试图吸引女性玩家的游戏“这是市场竞争的问题”,对性骚扰更加警惕,试图吸引孩子的游戏不要血腥。 法律的细化和完善需要一个过程,但“这也是有限的,如何界定、如何细化,一定要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判断”。

段伟文还认为,对当前元宇宙的安全性问题,及其监管和治理,仍需持开放态度。 客观上由于技术进步和法律滞后的特点,元宇宙伦理标准、法规的建立,需要实事求是地进行判断。

段伟文还注意不要被“元宇宙”这个概念所欺骗。 他认为元宇宙不是“科学概念”,而是“数字化3.0”,即利用数字技术进行空间关联、总结创新趋势的指代词。 元宇宙有各种各样的表现。 “虚拟世界、镜像世界、增强现实等”,“我们平时可以把它叫做元宇宙,但真正讨论问题的时候,我们要讨论它具体是什么技术,具体是什么应用,什么场景,以免陷入炒概念的圈套

文/实习生李彤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王磊

编辑/乔颖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