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钟3万人涌入,500本瞬间售罄。为什么数字收藏这么火?-

记者 蔚晓贤6月28日,由山东省艺术版权交易中心和山东版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打造的“版藏”数字藏品

记者 蔚晓贤

6月28日,由山东省艺术版权交易中心和山东版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打造的“版藏”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在山东潍坊正式上线。当天下午3点整,“版藏”推出的首款数字藏品正式开售,平台上1分钟涌进3万人,500份价值288元的“创世勋章”瞬间售罄。

数字藏品到底有何魅力会受到如此追捧?数字藏品真的如传说中的那样可以躺赢吗?

1分钟涌进3万人,500份瞬间售罄,数字藏品为啥这么火?
1分钟涌进3万人,500份瞬间售罄,数字藏品为啥这么火?

首发500份瞬间售罄

6月28日下午,记者打开“版藏”App准备见证一下这款在山东潍坊正式上线的数字藏品交易平台的销售情况。尽管之前已经看过很多有关数字藏品一开售即“秒告罄”的消息,但内心多少质疑其中有夸张的成分。

“版藏”此次推出的首款数字藏品名为“创世勋章——赤”,是一款原创产品,寓意为“版藏”想在浩瀚的元宇宙中留下浓墨重彩,展示一个全新的绚烂世界。

“创世勋章——赤”本次发行500份,每份售价288元,这个价位并不算低,既不是源自名家名作,也非以文物为蓝本,这样的数字藏品会有人买吗?记者充满疑惑。然而,现实情况却令人瞠目结舌。

于6月28日下午3点,这款数字藏品正式开售。当开售倒计时归零后,记者迅速点击购买,屏幕上缓冲的圆圈转动了几秒钟后,页面显示“无库存”,当记者返回首页后惊讶地发现“创世勋章——赤”已显示“已售罄”。

“不到一分钟全都卖完了!”“版藏”营销总监范德刚兴奋地告诉记者,他预计开售后平台会进来六七千人,结果1分钟涌进3万多人,服务器差点崩溃。

范德刚表示,鉴于场面如此火爆,原本定于当天下午4点开售的第二款“非遗”数藏“清朝三星年画”推迟到7月1日下午3点开售,技术人员将扩大服务器的容量,并对平台进行优化。

那抢购数字藏品的都是什么人呢?范德刚说,现在有一大批职业玩家在各大平台大量购进数字藏品。记者注意到,目前多数平台新推出的数字藏品价格一般都不高,有的甚至0元,不管什么类型的数字藏品这些玩家都来者不拒。但是目前国内禁止二级交易,他们买了之后干什么用?记者采访了解到,虽然没有二级交易平台,但这些玩家会连同自己的账号一同转让出售以此获利。

但问题又来了?他们真的可以加价出售吗?答案是肯定的。记者查询发现,两个小时后,“创世勋章——赤”已经出现在另外一家数藏交易平台,此时的标价已经到了888元,比发售价整整高出600元。

数字藏品的火爆本在意料之内,但火爆到如此程度连平台开发者都有些意外。

1分钟涌进3万人,500份瞬间售罄,数字藏品为啥这么火?
1分钟涌进3万人,500份瞬间售罄,数字藏品为啥这么火?

数字藏品玩得就是个“不懂”

那数字藏品究竟是什么个东西?

“数字藏品”实际上可理解为NFT国产化的概念。一般认为,NFT是指基于区块链技术的非同质化代币(Non-Fungible Token),也可理解为一种运用了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资产所有权证明。不同于比特币等同质化代币,NFT具有不可分割、不可替代的特性。

事实上,很多人对这个解释仍是一头雾水。通俗易懂地说,NFT就是一段代码而已,但这段代码可以用来确权。在NFT市场,每一个作品都是原创作品,一旦购买,购买者就成了全世界唯一拥有它的人。而这,正是NFT的魅力和价值所在。

在国内,NFT更多地以数字藏品的形式为人所熟知。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目前国内发行的数字藏品,技术原理与NFT基本一致,但在发行渠道和交易方式等方面存在差别。海外市场的NFT多是基于以太坊等公链发行确权,与虚拟货币直接或间接挂钩。我国监管部门一直严令禁止虚拟货币交易炒作,在这一背景下,目前国内市场的数字藏品主要依托各平台旗下的联盟链发行,且大部分主流平台都禁止数字藏品的二级交易,弱化了金融属性,降低了炒作风险。

尽管如此,数字藏品仍频现“秒告罄”的火爆局面,新兴领域、价格不贵以及对二级交易市场开放的预期,成为众多玩家投资数字藏品的理由。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数字藏品主要有三种形态,一是现实作品在数字世界中的映射,有部分数字藏品就是把艺术家的书画、艺术品“照搬”到了网上;二是数字世界中的原创作品,多以潮流艺术为主;三是现实与虚拟交互的作品,许多联名类、权益类数字藏品都属于这个类别。

而数字藏品的价格也似乎无规律可循。有一些由著名文物开发而来的数藏售价不到10元,而有一些平台自己设计创作的卡通形象却能标价成千上万元,比如某平台推出一款“宇宙猫”售价高达88000元,匪夷所思的是,如此高的价格同样“秒告罄”。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共计发售数字藏品数量约456万份,总发行价值约为1.5亿元。据数据领域研究平台头豹研究院测算,2026年我国数字藏品市场规模将达300亿元。

数字藏品的火爆令人费解,有关数藏到底是风口还是虚火的争论也层出不穷,采访中有一位玩家表示,在互联网时代,新的玩法太多了,有时候玩得就是个“不懂”,等你搞懂了,机会也过去了。

1分钟涌进3万人,500份瞬间售罄,数字藏品为啥这么火?
1分钟涌进3万人,500份瞬间售罄,数字藏品为啥这么火?

数字藏品的现实需求

2022年4月2日,山东省版权局批准成立山东省艺术版权交易中心,中心成立后不久便与山东版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打造“版藏”数字藏品交易平台。

“版藏”营销总监范德刚介绍,“版藏”数字藏品交易平台从6月23日开始试运行,短短几天时间就有数万人下载“版藏”App,并有两万多人进行了实名注册。除了消费端的火爆,数字藏品也有现实的需求。

记者发现,目前数藏市场上最常见的就是文物数藏。在博物馆业内人士看来,文物“数字化”,既能抢救保存文物数据,也能拉近与年轻人的距离,是博物馆无法抗拒的浪潮。以潍坊为例,潍坊市博物馆作为国家一级博物馆就与“版藏”数藏建立合作,将部分知名度较大,又别具特色的馆藏文物开发为数字藏品。此外,“非遗”传承人也十分认可数字藏品在推广传统文化方面起到的积极作用。记者了解到,传承人一般会将自己的作品授权给某个数藏交易平台,将其开发成数字藏品出售后,再按照一定的比例与平台分成。

范德刚告诉记者,“版藏”数字藏品交易平台目前已与国内众多“非遗”传承人合作,将结合数藏市场的特点开发相关产品。比如,“版藏”数藏挖掘到一批从清朝保存至今的年画,还有现代传承人创作的年画,技术人员将通过修复技术、动画技术将这批静态的珍贵艺术品开发成动态的数字藏品,并通过搜集文史资料丰富这些年画背后的文化内涵。此外,“版藏”数藏还将3D技术应用到开发过程中。比如一些立体作品,需要360度呈现,工作人员在开发过程中通过灯光透影、3D技术赋予这些作品以科技感和沉浸式视觉观感,使这些传统非遗作品有了新的表达语言。

范德刚表示,如今元宇宙概念火爆,在区块链上具有唯一的标识和所有权信息的数字藏品,成为实现“永久珍藏”目的的良好载体,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已经拥有,或至少正在思考怎样拥有第一件数字藏品。“元宇宙”的热度虽然正在逐步回归理性区间,但是越来越被公众所熟知的“数字藏品”反而凭借其不可复制、独一无二的存在特色,及其所能提供的种种新奇体验和多层次价值,愈加受到消费者的青睐。数字藏品的风口已然来临,“版藏”的定位是做“有态度的IP数藏平台”,整合内外部资源,开发和运营更具内容生态价值和收藏潜力的数字藏品,为玩家提供正版、安全的数字藏品,积极响应国家文化数字化战略,助推山东数字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